克里斯自從一個月前開始,

一個禮拜內有兩天都要工作11個小時,

星期六早上九點到十二點也要上班,

其他時候每天也都至少有六個小時的課,

當然,跟他見面的次數變得很少,

見面的時候,去看電影他也會看到一半睡著(甚至還在電影院打呼),

吃飯的時候,也沒有辦法去吃大餐,常常都是吃路邊攤或是外帶三明治。




這個星期二,他工作了十一個小時,

從早上的高中英文三堂課、下午兩個小時的法文家教,

再上到晚上九點的美語補習班,

當天晚上我們本來約好要見面的,

可是,我打給他的時候,聽到他聲音沙啞的聲音,

覺得好心疼,於是就跟他說,

要他好好休息,改天再見面吧,

不然他還要從彰化騎車過來,我怕他出意外。




他先是說,「妳確定嗎?」

我說,「對呀,我不想讓我的寶貝那麼累。」

他馬上就說好。





等到掛上電話的瞬間,

我發現,我真的很想念他,又很氣惱自己這麼不坦率,

於是十分鐘後我就又打給他,

跟他說我想要見他。




他問,為什麼我又改變主意了?

我回答,「因為我真的很想念你、很想見到你。」

他笑著說,「我知道呀,所以我已經在路上了,

妳常常說完話就會後悔,常常心口不一,

明明是很想見我,明明妳知道我不管多累,我都會去找妳,

妳卻還是說著反話,

請妳下次想要見到我,就直接說妳想見我,不要管我累不累,

妳平常的直率都到哪裡去啦?」




我一聽到這番話,心裡覺得最堅固的角落也被攻陷了,

心底暖烘烘地,像是被太陽照過一樣,

因為,沒有人對我說過這樣的話、做過一樣的事情。




我也不曉得為什麼我像是大部分的女生一樣,

有時候想要什麼,卻嘴裡說著不想要,

當對方沒有做到,又失望生氣,氣對方也氣自己的不坦率。






但是,我還是跟克里斯說,

「女人就是這樣呀,

我們就是喜歡講口是心非的話,讓男人猜,

希望男人能夠猜對我們心裡的答案,

也許這樣的想法不是很成熟,

不過,我就是喜歡這樣。」



* * *



親愛的,我希望你知道,

當我說著「你好累,今天不如我們不要見面」時,你還是可以來找我,

這樣我覺得這樣的見面更是珍貴;

當我說著「今天我好累好累,心情悶悶得不太好」,

你不要以為我一定不想跟你見面,因為太累心情太不好,

其實,這時候的我才是最需要你的。




當我把頭靠在你的肩膀,聽著你的聲音,

甚至是待在你身旁,靜靜地聽著音樂流過,

我都能夠感到有種支持的力量,

它讓我的心變得輕鬆了些,不再緊繃,

它讓我忘記了生活上或多或少的壓力。




聽完我這番話,

你只說,你以前只知道Women are made by water(女人是水做的),

但你不知道,how difficult to read a woman's mind(讀女生的心有多難)。





我後來想想,當男人還真的有點可憐耶,

如果女人不學著坦率一點,男人應該都要花很多時間在猜心,

猜對還好,猜不對還會被罵,被指責不夠用心。




最後我拍拍克里斯的肩膀,跟他說,

"Put yuorself together baby.You've got a lot to learn."

(寶貝,振作一點,你還有很多要學的呢。)


"It's a war." You said.

" Yes, it is. A tough one." I said, with a smile.....





哈哈,本來男女之間相處,就是一場難打的戰爭呀,

但是很有趣吧,不是嗎? ^__________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sagirl 的頭像
usagirl

USA Girl

usa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