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底,原大哥從加拿大回來了,他一回來就馬上來找我,

他看起來又更瘦了,臉上還出現了罕見的鬍渣,讓他臉上多了分滄桑。


那時候我剛從學校走回來,手裡還抱著一捲未完成的圖畫跟繪畫用具,

看到他的時候,我們相望許久,心裡有很多很多東西默默地流動著,

有點驚喜,有點懷念,有點惆悵,有著些許關心,

深深淺淺的,可是就這樣流過去了,頓時捉不到什麼能表達的話語。



「好久不見!」在對望許久之後,他打破僵局,開了口。

「嗯,好久不見,你還好吧?你看起來…,很憔悴。」我由衷地關心他。

「我還好,那妳呢?這段日子…,妳還好吧?真沒想到妳辭職了…。」

他看起來有點悶悶地,平時會帶在唇邊的微笑消失了。

「我很好阿,一切都很好,現在在學畫畫。」我舉高手上捲起的畫。

「喔?畫畫阿?」他挑了挑眉,也許是我從來沒有提過我畫畫的事。

「對呀,這是一直我的夢想,我希望可以實現它。」我微笑地說。

「嗯,看到妳這麼充實,我也很開心。」


我看著他曾經那麼熟悉的臉,那麼熟悉的神情,還有那微微上揚的嘴角,

發現在我眼裡,他的地位變成了一個老朋友,

見到他很溫暖很開心,可是並沒有以前那種心動的感覺了。


「那雅莉呢?她現在還好吧?」我問。

「嗯,她好多了,有定期做心理治療,外國的心理治療比較專業,

我等她心情比較平復了才回台灣的…。」他的表情非常憂鬱,像是擔憂。

「那你以後打算怎樣?兩地奔波嗎?還是…?」

「不,我這次回台灣,是想辦理頂讓新月社的手續,以後可能會在加拿大定居了吧。」

「喔…,那你到了加拿大之後有什麼打算呢?」我心裡的驚訝並沒有表示出來,

想不到他要把新月社交給別人了?!

「我想重新開始吧,先從那邊的醫學院讀起,然後再看看要進修還是要找工作。」

「嗯,那就好,至少你清楚你要的是什麼,不過,你還是決定要繼續讀醫學嗎?」

他十幾年前才從醫學院輟學不是嗎?怎麼又要讀醫了?

「沒想到吧?這段時間我整理了我的書房,也想了很多事情,看了看以前讀醫

學的書還有筆記,突然像老人一樣的懷念,後來我跑去申請那邊的醫學院,

雖然只是個社區的醫學院,但是,至少也可以完成之前沒有完成的學業。」

他的眼裡像是重燃著希望,變得不太一樣。


我看著他,覺得他似乎從他爸爸的陰霾中走了出來,且不再為了賭氣而放棄自己

夢想呢!

一切真好!我們兩個看著對方,微笑,

好像之前都沒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且誰都不用跟誰說抱歉。


「小彎,妳記不記得,妳以前有問我,在我心中,妳跟我是什麼關係?

後來我想了想,妳是我的知己,我並沒有把妳當成妹妹看待,從來都沒有

,只是我當初有我的考量,就是雅莉,所以我才會說出這違心之論,」

他握住我的肩膀,繼續說:「但我說我愛妳,的確是真的,我只想讓妳知道這個…。

唉,我都不知道我又說什麼了…,」他用手耙了耙頭髮感覺心煩意亂。


「原大哥…,我…。」我在考慮要不要打斷他、不讓他繼續說了,

畢竟有些事說出來也只是徒增傷感…。

「我知道我這樣很不應該,很對不起妳,但是之前跟妳相處的那些時光,
真的是很美的回憶,真的…。」

他看向我的眼睛,直勾勾地,我的心慌張地跳漏了一拍。

然後他拿出了一個銀絨的盒子,遞給我,說:「這是我情人節那天原本要送妳的,妳收下吧。」


我將那盒子打開,裡面是一條項鍊,墜飾是一顆像彎月形狀的琥珀,

旁邊是圍繞著一圈小碎鑽,像是小星星,好美,好美…,

其實我沒有概念這樣一條項鍊價值多少,

可是以它耀眼的程度,我覺得應該不便宜吧。



我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說:「過去是真的很美好,我之前也夢想能夠跟你在一起,

可是那都過去了,我們都必須向前看的,不是嗎?你已經決定要照顧雅莉,

就好好地專心跟她生活吧,我們之前不可能的,加上,因為你的關係,

也讓我懂得誰才是真正能夠帶給我幸福的人。」


我看向他,接著說:「從以前,我每當我哭泣的時候,寂寞的時候,

被傷害的時候,都有一個人在我身邊陪著我,你跟他不一樣,

你總是讓我哭,讓我不安,你總是把你的難過和寂寞分給我,

然後帶走我我僅存的快樂,而他總是把他的快樂給我,然後靜靜地陪我難過,

現在我跟那個人在一起了,而且…,很快樂。」


原大哥站得直直地,就像一座雕像,原本瘦削的臉龐在路燈下顯得更孤單而單薄,

寂寞深深地刻印在他的身影。


「嗯,妳快樂就好,妳看起來比之前更美、感覺更活潑,我想,應該都是那個人

的功勞吧,他給了妳我無法給妳的一切…。這樣就夠了,那麼我也放心了。」

他跟我道了再見,就轉身走了,他的車就停在靠邊的車道。


「等等,原大哥…,」我喊住他,把這項鍊盒子還給他,

跟他說:「這項鍊我不能收,你也可以得到幸福的,只要你自己給自己希望,再

給雅莉一次機會吧,也給你自己一次機會…,想想,你有多久沒有送過雅莉一樣

東西了?也許她會發病只是想要取得一種安全感,只想喚回妳們的愛情…,我希

望你們也能夠幸福…。」


原大哥望著我,微笑著,他的酒窩隱隱地浮出個漩渦,然後把這項鍊收下了。

「好,我會的。小彎,妳真的很善良!我想我啊,只是一時無法接受妳跟別人在

一起的事實,就像含在嘴裡的肉被人給叼去了,打擊有點大。」他裝了很無奈的

臉,聳了聳肩。


「這是什麼比喻阿?老頭!」我笑著罵他,覺得我們之間的隔閡化解開了。

「沒有啦!亂比喻的,別生氣,我該走了,妳也該回去了,有人來找妳了!」

他的眼神看向我的背後。陳凱元從巷子另一頭走過來,然後站在我身後,

握住我的手。

我跟原大哥大聲說:「再見,要努力要幸福喔!」

他上了車後,搖下車窗,又深深地看了我和陳凱元一眼,揮了揮手,然後就開走了。

我看著他的車子變成越來越遠的小點,然後不見。

陳凱元摟著我,吻了我,口氣有點像是在撒嬌。

跟我說:「彎…,以後我也要買一台好車,載著妳到處跑,然後賺很多錢,

讓妳當貴婦。」

「喔…,好阿。」其實我因為還在思索著跟原大哥長談的一番話,有點心不在焉,所以隨便敷衍著他。

陳凱元有點吃味地說:「怎麼?那麼捨不得他阿?」

我笑著,捏了捏他的臉,回答:「對阿對阿,好捨不得他喔,巴不得跟他走呢!」

他把我抱得更緊,跟我說:「不行,妳是我的!」

「嗯,我是你的阿,現在是,以後也會是,只是我正在想一件事…。」

「什麼事?告訴我。」

「我在想,如果情人節那天,雅莉沒有來找原大哥,也沒有自殺,

原大哥也不會拋棄我,我也不會看到你拍的V8,也不會那麼感動,

我也不會去台北找你,那我現在更不會跟你在一起,這一切真是奇妙阿!」

「不是吧?小姐,如果妳情人節那天不要放我鴿子,我們從情人節就在一起了耶!」

「你那麼有把握阿?大情聖!」我露出不屑的臉。

「對阿!情聖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對阿對阿,你最厲害了!你是我的大情聖耶!」

陳凱元聽了之後心花怒放,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

他又問:「那我跟他比起來,那一個比較好阿?」

「當然是你阿,我聽早餐店老板娘的話阿,你可是積優股耶!

又美觀又實用,讚的啦!」我還誇張地伸出大拇指比了「讚」的手勢。

男人真的是需要吹捧的動物,我暗想。

適時的吹捧是有必要的,否則我怕他覺得我對原大哥餘情未了。



然後我們又玩在一起,最後陳凱元捧出了一個小蛋糕,

他在小蛋糕上面挿了一根蠟燭,上面挿了「3」這個數字。

「登登登,三個月紀念快樂!」他說。

原來我們在一起,已經三個月了,我的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這段感情多麼得來不易,所以要好好的珍惜,

「不管怎樣,我們都要相信對方。」這是我們的約定。

我吹熄了蠟燭的同時,也在心裡許一個願望,

希望我們能夠攜手度過未來的日子,盡我所有的力量來保護這段感情,

就像他為我做的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sagirl 的頭像
usagirl

USA Girl

usa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