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跟他說我要跟他分開一陣子,

他露出了不解的眼神,

然後看看我,把我的身子扳過來正對著他,

我的眼神就跟他的交接在一起了,

如果我們的故事發生在電影裡,那他的眼神一定會射出電流,

而且還有批啪作響的火花。




他問:『為什麼?』三個字,簡而有力,

這是正常人的第一個反應,想知道為什麼。



他的肢體動作透露出了他的焦急,

眉頭鎖著,就像是絲緞上被抓了皺折,

他了解我不會開這種玩笑,

他也知道我跟他玩笑話與真心話的尺度間有著一定的分寸,

我們一向拿捏得很好,

這是我們的默契。




找他出來談判的一路上,

我在機車後座不再抱著他的腰了,

他說什麼我都不坑一聲,

找他出來的時候我只說了一句,

『你可以出來嗎?我有話要跟你講!』

然後他馬上出來,手裡還是拿著一疊報告,

永遠的報告,永遠的講座,永遠的學問,

偶爾陪他吃吃飯的我,就是他的生活,




他用力的但是又壓抑的按住我的肩頭,

向我要了理由,

我看著他,淡淡的說,

『沒有理由,有的話,你自己知道…。』



然後他看著我特意轉側面不去看他的側影,

他說,『給我時間想想好嗎?好好的為什麼要分開?』

這下他被我弄得像是個很正常膚淺的一般男人了。




我眼神黯淡,失去了光彩,幾個晚上沒睡好,

我的眼袋又沉澱了一些黑色的雲彩而且腫大,

我想我也變得蒼老了…。



『不,不用了,我們已經結束了…。』

我伸腳踢了踢地上的小石頭,石頭被我踢得很遠很遠,

終於滾到一個柱子時停下了…。然後我就盯著那顆石頭發呆…。




這是發生在大二上學期的事…。



* * *



我跟陳凱元從來沒有在一起,

其實也不能算是結束,

但是我們心底都清楚…,

對對方的愛已經超越了愛情的藩籬,



但是就是因為太深入了,

所以對於我來說,

我無法很投入的用愛情的價值來愛他,


我無法真正陷入,他卻無法抽離,

所以他觸不到我的心他就越心急,

我看他這樣我就越想躲避…。


他就像是地球,繞著太陽一樣不停的旋轉,

而期待與太陽有交集的一天…。




* * *




記得有一次,

他突然跟我說,

『我就像是用來排除妳的寂寞的機器,

就像是仲夏夜之夢裡的那頭蠢騾子,

被妳的魔法耍得團團轉,

我一不在,妳的寂寞就又浮起來了,

我該怎麼做才能融入妳的世界呢?』




我只是笑笑,心底其實有個底,

只是我不懂得用言語說明,

有些東西其實大家都知道答案,

只是那答案消失得太快…,

我抓不住,也記不了那麼快,

所以我微笑…。


然後他生氣了,像頭幼獅…,

不停的對周遭的一切(除了我)發動攻擊,

他總是因為我容易因為我而生氣。




你知道嗎?

微笑,沉默,不代表不在乎,

我微笑,沉默是因為很在乎,

我很在乎你,

只是你不是我要的,

懂嗎?




* * *
最後,他送我回家之前,

到了門口,

他問,「是因為『他』嗎?」

他的臉很煩躁很挫敗,一種不屬於他的失志把他

平常的壯志凌雲變成在滑鐵盧逃不了的拿破崙的樣子,

這不像他…。



我搖了搖頭,說:『不是。』然後轉身進屋…。

淚終於從我的眼框裡流了出來,

我從不在別人面前哭泣…,即便是他也相同…。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sagirl 的頭像
usagirl

USA Girl

usa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