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隔天,我打電話跟小林請假,

她在電話裡的聲音聽起來比平常尖銳些,聽得出來帶著一點嘲諷的口氣。

「妳當然有資格請假啦,畢竟失戀了嘛,總要好好療傷的,

妳休息夠了再來上班吧,我完全可以理解。」

從以前到現在我都覺得她不喜歡我,可是我也不強求,

反正我對人際關係這種很難的東西一向不在乎的,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就好了。


後來我才發現昨天一整晚到現在都任性不開機的結果是,

有很多通未收的語音留言和簡訊。

我先開了簡訊,

『來自:〈原宗銘〉 時間:20:38::33 2004.02.14
小彎,我現在人在醫院,在處理雅莉的事,今天恐怕不行了,抱歉。』

『來自:〈米娜〉 時間:21:17:25 2004.02.14
妳還好吧?傷心的話來找我和小武吧,小武讓妳踹爽沒關係,千萬不要做傻事嘿,妳手機一直關機,我們都很擔心妳,原宗銘那賤男人爛胚子妳就不要理他了,離開錯的才能找到對的,好好想想吧,記得回我電話,簡訊也可以啦。關心妳的米娜。 』


『來自:〈媽媽〉 時間:22:03:19 2004.02.14
媽媽不太會用簡訊 還是祝妳情人節快樂 找到了那個人要跟媽媽說喔
媽媽好累要睡了 晚安 』

『來自:〈陳凱元〉 時間:23:38:03 2004.02.14
今天妳應該很開心吧,畢竟能夠跟妳的心上人共度情人節,
我晚上也去了一個地方,還頗有趣的,晚上早點睡吧,
明天我有東西要給妳。PS.我柏克萊的申請過了,第一個告訴妳。。』


『來自:〈米娜〉 時間:00:48:46 2004.02.24
天啊妳快開機好不好,小武竟然跟我求婚了,我嚇死了,現在人在外面。』

『來自:〈小武兄〉 時間:01:12:23 2004.02.25
妳知道米娜去哪裡嗎?她今天才跟我說她下個月要去巴黎學設計,
我的情人節禮物是視訊一個遊戲機還有一個充氣娃娃,她真的瘋了!
我跟她下跪要求婚,她竟然連戒指都還沒看就尖叫著跑走了,麻煩
妳勸勸她好嗎?求妳。我被她搞死了。』

『來自:〈原宗銘〉 時間:01:58:47 2004.02.15
小彎妳現在在哪裡? 我知道我很對不起妳,我很在乎妳,但是,我更無法拋下她,
關於一切我會給妳一個合理的解釋,現在我正收拾行李要帶她回加拿大一趟,
請妳等我。』


『來自:〈陳凱元〉 時間:09:58:36 2004.02.15
我把禮物放妳家的信箱吧,我現在要回台北一趟,開學才會回來』


然後我還有三通語音,暫時不想去聽了。

看了看時間,大概快十二點了,我下樓去買便利午餐,

所謂的便利午餐,就是樓下便利商店的一碗泡麵加上一瓶鋁箔包的飲料的組合,

我總覺得世界上最偉大的科技發明應該就是泡麵和鋁箔包的真空技術,

然後我開了我的信箱,看到了一個大盒子,上面署名『給小彎』三個字,

我迫不及待打開來看,裡面放了一條圍巾和一張卡片,還有一張光碟片,

那卡片手工壓花的,藍色的底,上面壓了一朵馬格利特花,

上面用毛筆寫了句英文的情話,我才發現這是陳凱元親手做的,

我翻開看裡面看他寫給我的話,他的字寫得端正娟秀,

『這壓花是我的絕技,希望妳會喜歡,妳想學改天可以教妳,

這圍巾也是陳家手工製造的,最後收尾的部分似乎收得不太好,

可是我已經很努力了,這陣子窩在宿舍裡打毛線,真像個女人,

不過想到妳圍上圍巾的樣子,一切都值得了,(笑臉)

我幾乎可以猜到妳現在臉上的表情,應該快哭了吧,小呆瓜,』


看到這裡,我的眼眶果然又積滿了淚,我繼續看:

『至於那張光碟雖然有點困窘,但還是想把它獻給妳,

因為我自己拍了一些東西就當作是紀念吧,有空妳就放來看看,

希望不要造成妳的困擾。 祝妳情人節快樂。 陳凱元。』



我把圍巾仔細地上下撫摸,發現織工很細膩,並沒有出現漏勾的地方呀,

這顏色也是我喜歡的墨綠色加上褐色和米白色的組合,

我想像著陳凱元一個高大的男人在宿舍裡織著圍巾的樣子,

明明正流著眼淚,竟也笑了出來。



然後我打開塵封許久的電腦,把那片光碟放出來看看,

鏡頭裡是我們常去的早餐店的老闆娘的笑臉,她化了點妝,

白皙的皮膚還抹了腮紅,

她一邊煎蛋餅,一邊對著鏡頭說:「小彎,情人節快樂呀,

情人節那天妳們來吃早餐的話我請客啦!」

然後她挒著嘴很爽朗的大笑,陳凱元似乎跟老闆娘說了些什麼,

老闆娘又說:「陳凱元很好,妳沒有看錯人啦,這是積優股ㄋㄟ,

長得英島又溫柔,妳們很『速配』喔!」

她打了一顆蛋,煎鍋發出了ㄘ的聲音:『好了啦,你不要拍了啦,

我在忙啦。』這一段到此結束。



接著另一段是在火車上,這車廂空蕩蕩的,沒什麼人,我感覺得到在晃動,

四周的景物沿著鐵軌慢慢地咻咻飛過,經過了一片片的綠色農田還有農舍,

接著陳凱元的聲音出現了,可是在影片裡他的臉從來沒有出現過,

『我現在正在火車上,往南,要到鹿港去,今天的天氣很好,

希望到了鹿港不要太冷。』



接下來一段的畫面第一映入眼簾的是鹿港的天后宮的牌樓招牌,

然後往前,看到週遭一些小攤販,還有稀疏的遊客,

四周有一些人聲,

然後陳凱元的聲音又出現了,

『這是我第一次來找妳的地方,在這個地方,我印象很深刻,

記得那個老廟祝嗎?我們去找他。走。』然後隨著四周景物往後移動,

他正提著攝影機邊走邊拍攝,接著他走到了天后宮裡頭。


下一個畫面是,他用攝影機遠遠地搜尋到那個廟祝,然後他走過去,

『我拜完了也求好籤了,我要去問那位老先生,看他準不準。』

鏡頭裡出現了老先生臉部困窘的放大特寫,

『可以幫我解這支籤嗎?』陳凱元問。

『可以是可以,那你拍這個幹嘛?』
老廟祝似乎沒有認出半年前拍桌把他嚇得臉色發白的這個年輕人。

『喔,我要作報告。』

『做什麼報告阿?』老廟祝把白的發亮的眉毛挑得高高的,一副疑惑樣。

『關於名勝古蹟還有寺廟介紹的人的報告。』

『喔。』老先生戴上了他的老花眼鏡,接過陳凱元的紅色籤紙。

『你要問什麼?』

『問愛情。』

老先生看了這張籤紙,又抬頭看看陳凱元,

說:『看來不是很順利喔,有幾個變數,你要耐心等候,少年仔,

這女人很難纏阿,要小心。』他又摸了摸他下巴長達10公分的白色長鬍鬚。

「那我要怎麼做比較好呢?」

「等阿,等到適當的時機成熟,就會開花結果了。肖年人阿,別急。」

老先生推了推眼鏡,又摸了下巴的長毛的大痣,又說:

「我幹了廟祝三十年了,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你問全鹿港的人都知道,

我是鹿港解籤最準的,而且我看你的面像很好,將來也會鴻圖大展,

趁年輕多打拼,以後還怕沒有女人?」接著自以為幽默地大笑。

隱隱約約我也聽到陳凱元的乾笑聲。

然後鏡頭就沒了。

(可惡!說我難纏?要不是我不在當場,我也會當場拍桌掐那老頭的鬍子的。

我心裡有點不平衡。)

接下來還拍了很多很多的地方,都是幾分鐘幾分鐘的片段,

例如我們常常去的那間小木屋咖啡店,我們相聚的圖書館四樓,

我們第一次見面的車棚,他還照了照他的機車,另外,還有一些人,

像是西洋史老師跟他養的鸚鵡的對話,

畫面裡西洋史老師摸著他的白色長鬍鬚,

對著鏡頭唸了一段『先知』裡面關於愛情的話,

他的鸚鵡振著翅膀不知興奮個什麼,

一直用尖銳的聲音嚷著:「莎士比亞,莎士比亞!」

然後西洋史老師又動怒了,

他咆踍地說:「這是紀伯倫說的,妳這隻笨鳥。是紀、伯、侖 !」

這一段讓我幾乎笑出了眼淚。


我發現陳凱元很有攝影的天份,這只是台V8,

他卻捕捉了很多感情還有很多言詞不能說明的東西。

他一直拍著我跟他之間有交集的人事物,讓人很感動、很感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sagirl 的頭像
usagirl

USA Girl

usa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