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看過我素顏的朋友,應該知道我看起來就像個小朋友,

尤其當我不打扮的時候,又有如村姑一般,

昨天我的打扮就是招牌黑框眼鏡、馬尾隨意一紮、素顏(連隔離霜都沒有擦)、

加上一件醜不拉嘰的短T還有七分牛仔褲,以及好穿的「阿瘦涼鞋」,

並且還嚇死人不償命地揹了一個全黑的雜貸包,

當我出沒在諾貝爾書局、德安、以及星巴克的時候,

我敢說沒有半個人肯正眼瞧我一眼,

如果說有人回頭看了我一眼,也只可能是因為是同情的眼神吧。





而我真的是三不五時會以這副嚇壞人的打扮隱身在各大百貨公司或書局、咖啡店,

因為這個時候真的覺得非常地舒服,

沒有半個機會有艷遇或有人跟我講話,

所以我可以舒服地翹腳看電影、大口啖拉麵(可以吃得咻咻叫)、

也可以一邊看書一邊把涼鞋脫掉的腳ㄚ子晃呀晃地,

更可以不用在意妝是不是掉啦、有沒有人在看我呀?

只能說,當我把在家宅女的裝扮帶到外面的時候,

我的心情就像小鳥一樣地飛翔。





不過,我也發現人真的是現實的,尤其是男人,

每次只要我有打扮(不是指畫大濃妝,而是淡妝刷個睫毛加上時髦點的衣服),

如果東西掉了,我不用彎下腰撿,就有人會撿起來,

遞給我說:「小姐,妳的東西掉了!」

如果想要買東西殺價,男老闆會主動算我便宜,還問我要不要幫忙提東西,

如果站在暢銷書架前面看書,

旁邊的男人正看著「宅男當自強!」「如何把正妹?」的書,

也會突然丟下手上的書,改看「第五項修練」或是「世界是平的」。





而昨天尤其反差,我覺得這世界是否太跟「宅女」過不去?

當我東西掉了的時候,一個戴厚重眼鏡的醜男瞄了地上的東西一眼,

又瞄了我一眼,就把頭甩開走人了,即便那東西就在他腳邊,

他也假裝沒看到;

當我要選個帽子的時候,男老闆狠心地說,

看我的「樸素」樣,還是拿黑色的,否則我應該不會搭,

當我問可不可以算便宜一點的時候,

他用「哥兒們」的口氣說:「小妹妹,這頂帽子買到是妳賺到,

怎麼還跟我殺價哩?」

當我在書架前面站著看書,

旁邊突然有人說:「小姐,妳一直站在這裡,別人都拿不到書耶!」

當我覺得不好意思移開了之後,看到他拿了一本上面寫著《十八限》的書走了。







唯一,不知道該喜該憂的是,

我被泰勞搭訕了,

大家應該知道火車站是最多外籍勞工的地方,

而昨天就有兩個人跟我講話,

有一個看到我用中文跟我說「妳好漂亮」,

另外一個是在書局的時候看了我超久,害我快步離開。






我想,有時候花個一個小時打扮、噴點香水、穿個漂亮的衣服,

在某時候還是值得的,

而我也發現,花一點心思打扮自己,會讓自己走在街上時,

更有自信且心情更好,

雖然說男人都是膚淺的,但是女人何嚐也不是?

當迎面走來的男人看了妳一眼、甚至回頭再看,

這種小小的虛榮感,有時候還真的是一種樂趣呢。





只是,我非常不解的是,

為什麼泰勞會喜歡我不打扮的樣子呢?

難道...我的村姑打扮讓他們覺得很有「家鄉味」嗎?

那我寧可不要呀! >__________________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sagirl 的頭像
usagirl

USA Girl

usa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