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在公司的時間越來越久,

我跟米娜越來越熟,上班的時候,

米娜還是按慣例抽空跟我聊天,

每次我都說下班再聊,因為我怕被小林抓,

送餐時間每個服務生都必須要禮貌且氣質,

不可以跟對方交談或是擠眉弄眼,這是大忌,

可是當我勸她,她都把眉毛挑得高高的,

杏眼圓睜地,跟我說,『管她去死!』





她今天又問我一個問題,

『曲曲,妳覺得,這世界上有什麼東西是不變的?』

她愛叫我曲曲,因為她說她不喜歡我名字裡彎這個字,

感覺不適合我,很像海灣還是路的名字,

所以她想叫我這個她取彎曲的詞來幫我取名。

『妳看,多麼詩情阿!!』她很得意的說。




我乍聽到這問題的時候,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這種感覺有點悶且思索性的問題,怎麼會透過她,

這個平時美式作風,髒字不離口的女生的口裡說出來呀?

問有什麼東西不變的,可以很籠統也可以很簡單,

主要是『她想聽到什麼』吧!

我想了想,回答,『爸媽對子女的愛吧。簡單來說,是親情吧。』



我想這是一般人的第一反應會說的答案,

然後她眉頭深鎖,一副煩惱的樣子,
『是唷,親情對我來說太淡薄了。』她呆了一下,
又問:『那,妳覺得男女之間的愛情,有沒有可能永恆不變呢?』

跟我想的一樣,能讓米娜煩惱的大概只有愛情吧,



她常常莫名其妙就陷入一段自以為的熱戀,

然後用不到幾天的時間就結束,

在我認識她的三個月多期間內,

已經知道她換過兩個男友了,

兩次,她都說她很傷心,帶著哭得紅紅的眼睛來上班,

但是一下子又有新的桃花,看到她還沒下班就歸心似箭要約會去了。

她的感情,短而淺而多變,像一團燃燒的火,

不像我,我的感情深而慢但是持久,是一條河谷裡的小溪流。



我看著她變得有點傻氣且陷入自己思緒的臉龐,

我回說:『愛情阿,是最不可預測的東西,

任何一個因素都可能會讓愛情變質,

愛情太多變了,所以容易讓人身陷,也容易迷惘,

除非雙方都用心經營,否則會變是常理,不變有鬼。』


然後她開始歇斯底里的驚呼了起來,

『挖,曲曲,雖然妳平常看起來那麼乖,像個老處女,

想不到說出那麼有哲理的愛情鬼話阿。』她說話真的很誇張,

尤其今天她擦了紫色的脣膏,還有紫藍色的眼影,

眼影上面還有亮亮的銀粉,在某些光線下會閃閃的發亮,

我可以感受到她身上散發出的那種戲劇化的氣息。



『喂,少挖苦我了,妳…,』話還沒講完,就看到經理小林

一臉怒氣,瞪著我們的臉。

『妳什麼妳阿,下班後到我辦公室來一趟。服務生是這種態度的嗎?』

『對不起,經理。』我跟米娜幾乎都可以感覺到小林的火氣已經快壓抑不住了。

『我沒有教過妳們公司的服務原則是什麼嗎?』她講話變得很大聲,她卻渾然不覺,臉色變得跟豬肝一樣紅。

『禮貌,恭敬,氣質。』我說。忍不住立正站好。

『認真,謹慎,用心。』米娜接著說。

『哼,知道就好,還不快去送餐,店裡今天人手不足,菜都涼了…』
不等她嘮叨說完,我跟米娜就小跑步狀的溜了。



*  *  *


如果說要選店裡最兇的人,

應該是經理吧,她是店裡的黑臉角色,

但是如果選最有威嚴的,

就是店長,他是扮演白臉角色,

那選店裡最帥的男人,

就非小武莫屬了,他是那種會招蜂引蝶的男人。

之所以叫小武是因為他被公認長得像金城武,

一百八十幾公分的身高,俊美小生樣,眼睛會電人的那種,

睫毛就像仔細刷過一樣又密又長,羨煞所有女性同胞,

喜歡留一點點鬍渣,及肩長髮,通常會隨意地束起來。

很像到日本發展後殺遍日本女性同胞的時候的金城武唷,

店裡的一些女客人用餐後留下的小紙條,

幾乎都是署名給他的,很多都是稱讚他,大膽的還留下手機號碼,

所以,他之所以人紅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大家都知道的,不只是女人,在這大膽的年代,

帥哥總是會引來一些蜜蜂蝴蝶蒼蠅小強之類的,

他更是典型的代表,女人從來沒有缺過的他,

不論說起話還是做起事來,總是有著一份弔兒郎當,

也許這會加深他的女人緣吧,

可是對於我就是徹底的免疫,



因為我不會特別喜歡長得好看的人,

比較吸引我的一定是內在還是人格特質,

在黑暗中還都會閃閃發光的那種,

外表好看的人,通常都沒有什麼內涵,

這句話也許說得有點武斷,

但是,想想,一個容易吸引異性的人,

除了為了要選擇誰或是今天戀愛要去哪裡之類的問題苦惱外,

頭腦對他們來說,可能只是用來裝腦漿的功用吧,

至於腦細胞有沒有發揮功用,我是真的不清楚了。




我可以感覺得到,

我們公司裡,最帥的小武兄,和最亮眼迷人的米娜,

有點曖昧的關係。小武很愛在米娜身邊出現。

但是我都不動聲色,

米娜是個藏不住思緒的人,

當她有什麼風吹草動的時候,就會主動告訴我了。


而我只要等就好了。

她們兩個看起來真的很登對,只是兩個平時都很有異性緣的人,

如果想湊在一起…就要看誰先低頭了。我這麼想。




我在員工休息室裡,剛把店裡的衣服換好,

準備要回家了,想不到小武進來,看一下四周,

發現沒有人,

跟我說,『今天我送妳回家。』

『什麼?你別有居心唷。』他從來沒有主動提要載我。

『我有事要跟妳談,關於米娜。』

『你自己找時間跟她談吧,我不想淌這混水。』
我想他大概要拜託我幫忙撮合米娜吧,
但我覺得自己不是當媒人的料,我會搞砸吧。
而且我並不是很喜歡管別人的事。

『不是,妳不知道事情的棘手,小彎,埃…,
她是個同性戀,懂嗎?』他有點激動的跟我說。

我幾乎不能承受這事實,她不是交很多男友嗎??
正想問的時候,小武兩手按住我的肩膀,讓我的眼睛
不得不直視他,然後我聽到他說
:『那些男朋友都是女的,懂嗎?我跟蹤過她。
她擁吻的是女的,她抱的是女的,一起住的是女的。
她愛的是女的,懂嗎?』他情緒有點不穏,像是炸彈引爆。


然後我心底有一股預感,以後在新月社的日子會有場好戲看了。
『好吧,我們聊聊吧,走。』他載我到我家旁邊的便利商店前面,
我們買了飲料,坐在商店前面的座椅上。今天的風很涼,天氣不錯,
我看得到月亮還有一兩顆星星。然後,我們聊了些關於米娜的事。



『小武,那,你想怎麼做?』我看他一臉無助苦惱的樣子。
他真的很在乎她,因為總是把微笑掛在嘴角的他,每次提到
米娜眉頭都皺了起來,米娜從來沒有給過他好臉色看。



他把手鬆開我的肩膀,然後搖了搖頭,嘆口氣說
:『唉,誰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


『恩,對呀,走一步算一步吧。』我突然想到原大哥,
我已經打工三個多月了,第一次他離開那麼久,去歐洲
15天的行程,今天才不見他第五天,我就覺得有什麼重要的
東西消失了,好不習慣。感覺會失去什麼一樣,很不安。


小武看了我發呆了起來,

就覆耳跟我說,

『這次店長去歐洲,聽說雅莉也會一起去,

不管我說的話會不會傷害到妳,但我必須要勸妳,

不要放感情在店長身上,妳會受傷。』雅莉是店長的前女友,

小武其實心思很細,他看出我喜歡店長,我一向都掩飾很好的。

卻被米娜第一個看出,接著是小武。




他的話還有臉孔瞬間跟米娜的話重疊,

『妳會受傷……。』『妳會受傷……。』『妳會受傷……。』




沒有苦戀過的人,永遠都無法體會,

為什麼飛蛾要不顧一切的撲火,

因為別無選擇,這是牠們生物本能的趨光性,

而人為什麼那麼作賤地會陷入一個不可能有結果的愛戀裡呢?

因為已經愛上了,

已經愛上了就無法終止,



然後,我很小聲很小聲的跟小武說,

『你應該是最了解我能不能抽身的人吧。
我們追求的是同一種很難達到的感情。不是嗎?』

小武漂亮深邃的雙眸,蒙上了一層水氣,

他說,他好累,好累,兩年了。可是他無法放棄。

總覺得再努力一點點,就可以達到了,所以捨不得放棄。




今天的夜色特別暗,襯得月色特別皎潔而明亮,

我想起爸爸小時候,會把小小的我抱在懷裡,

陪我一起看月亮,他總是在我的耳邊跟我說,

『小彎,妳是月亮上小小的彎鉤兒,妳知道嗎?

最明亮的其實不是太陽,而是妳現在看的月亮唷,

月亮可以讓人用柔和的心情觀賞她,

但是太陽太耀目,我們要瞇著眼睛才能看太陽,

妳不像太陽,妳是月亮,

而妳是爸爸心裡最明亮的小月亮,記得唷。』

然後爸爸會親一下我臉頰。微笑。




我看著月亮上有一絲烏雲飄過,

月色減褪了不少,

我好想念爸爸,

可是,我好想告訴他,

月亮不停追逐太陽真的好辛苦唷,

月亮可不可以停下來休息一下?

月亮好累唷…。月亮永遠追不到太陽的…。

因為她是月亮…。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sagirl 的頭像
usagirl

USA Girl

usa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