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在早晨才剛天亮的街道上,有著一對穿著高中制服的男孩和女孩,

剛吃完男孩買完的早點,女孩粗魯地打了個飽嗝「ㄜ」的一聲,

男孩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女孩嬌嗔地打了男孩幾拳之後,也跟著笑了出來。


接著天全亮了,陽光灑滿了地面,輕輕喚醒了陷在甜蜜的男孩和女孩,

男孩捏捏女孩的臉,說:「是時候上學了,我們走吧。」

兩個人手牽著手面向陽光,彷彿世界上沒有事情可以打擾她們。



* * *


(2)

中午午餐時刻,一個中年男子匆匆忙忙從港式燒臘便當店外帶兩個便當,

「老闆,外帶兩個綜合三寶飯,其中一個飯只要一半,不要加肉汁喔!」

「靠,這便當這麼講究呀,要買給誰吃的啊?老婆還是女兒呀?」

「呵呵,沒有啦,幫同事買的啦!」



男子回到了公寓,打開了門,一個三十幾歲面容佼好半裸的女子向他撲了過來,

「我等你好久唷。」

「對不起,便當店人太多了,妳餓了嗎?」

「我餓了,我要先吃你。」女人在男人耳邊說著。



* * *

(3)

小珊下個月就要結婚了,她二十八歲、成熟、獨立、美麗又有想法,

即將要嫁給不管是事業上或是品味上都和她可以媲美的未婚夫,

「我的未婚夫什麼都好,有錢、有能力也有才華,重點是很愛我,可惜就是不帥。」

她總是這樣向親友介紹她未來的丈夫。




她給自己安排一趟婚前的單身旅行,

大學之後投入職場一忙,除了公事上都沒有辦法好好到哪個城市駐足玩樂,

當她踏上威尼斯這塊土地的時候,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有種放鬆的感覺。



「Where are you from?My beautiful lady.」

一個二十出頭歲的棕色捲髮男子用著濃濃口音的英文跟她搭訕。

理智先是告訴她,她已經快要結婚了,不應該接受艷遇,

可是短短的一分鐘之內,她已經讓男子搭上她的肩。




「管他的,我就要結婚了,就放縱一次吧。」她心底這樣想的同時,

她突然發現男子的眼睛太美了,心底有預感這會是個錯誤的開始。


* * *


(4)

「你憑什麼這樣做?為什麼要跟我離婚?我哪裡不好了,你告訴我啊!」

「對不起,這不是妳的錯,是我不好,我愛上別的女人了,對不起...。」中年男子下跪了。

女人強忍著眼淚,下巴抬得高高的,丟下了一句話後走出了房子。

「先說好,想離婚的話,女兒和房子都歸我的!」




(5)

「妳憑什麼這樣做?」女孩哭著摔了所有房間裡的東西,

連男孩送的陶瓷小熊也被摔裂成一片一片。

「因為我是妳媽,因為妳即將要聯考了,我不准妳和他交往了,知道嗎?」

「媽,妳知道為什麼爸要離開妳嗎?因為妳總是太咄咄逼人了,妳太自我了!

爸跟我說他對妳沒有感覺了,因為妳不再是原來的妳了,

而我雖然還是學生還年輕,但想要趁我還能有感覺的時候談戀愛!」



(6)


「姐姐,我現在人還在威尼斯,請妳幫我跟俊華說,我想要跟他取消婚約,

其他的等我回台灣之後我在跟妳解釋吧。」

「妳瘋了嗎妳?妳快點給我回來!妳再一個禮拜就要結婚了的人,現在還給我待在威尼斯,

這成何體統阿?我限妳明天之內給我回到台灣,否則我就當沒有妳這妹妹了!」

「姐,對不起,我遇到了一個人,現在才知道什麼是快樂了,俊華沒有辦法給我這樣的感覺,

我...對不起。」電話中斷了,只剩下『嘟...嘟...嘟』的迴響在女人耳邊迴蕩。




「妹妹,我跟妳姐夫離婚了。」昏倒在地板之前,她嘴裡喃著這句話,

天黑了,偌大的屋子裡面只有一道女兒永遠上鎖著的房門,還有她發冷的身體。





她原來是那麼地孤獨呀。

而真正孤獨的原因她現在才明白,因為她失去感覺的能力很久了。

她決定等她醒來之後,要找回這種能力。




如果她能夠醒來。




usa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