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取自商業週刊第966期,作者林宏達)

「我要做一個有大影響力的人!」程守宗從學習溝通開始融入美國社會,

突破華人的限制,成為美國一流軟體公司總裁,也成為美國最有影響力的華人之一。



* * *


今年四月二十日,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訪美,在白宮東廳的午餐國宴上,程守宗是

少數獲邀的華人。在白宮的賓客名單上,他被安排在美國副總統錢尼旁邊。宴會裡

的許多中美官員,已是他參與中美貿易決策裡認識的朋友。



程守宗是誰?他是美國最有影響力的華人之一:迪士尼首位華人董事、全球最大行

動裝置軟體公司賽貝斯(Sybase)執行長、紐約證交所上市顧問委員會成員、美國

出口委員會成員。



美國出口委員會成員的身分,是他新擁有的頭銜。二○○五年十二月六日,他在美國

華盛頓參議院辦公大樓裡,宣誓成為直屬於美國總統的出口委員會成員。美國總統對

全球貿易的策略,拍板前,都得先聽這群人的意見。



「我要的,是做一個High impact(有大影響力)的人!」程守宗說。如今,無論從

政治影響力、企業經營角度觀察,他都算是美國最有影響力的華人之一。他同時也是

美裔華人菁英組織「百人會」的一員,這組織成員包括首屈一指的建築師貝聿銘、

Yahoo!創辦人楊致遠、美國首位華裔州長駱家輝等。


在美國商場,程守宗最被稱道的是,讓兩家虧損公司起死回生。其中一家就是他現在

任職的賽貝斯。



記者問他:「為什麼能突破種族界限,成為美國大公司的老闆?」程守宗指著自己

的頭說:「種族問題,全世界都有,能不能突破,不是能力問題,是觀念有沒有想通,

Vision的問題。」



【赴美求學 從語言不通,拚上長春藤】



程守宗出生於香港,高中時才獨自到美國求學,那年是一九七三年,也是他人生的

轉折年。當別人還在過父母安排的人生,他開始一個人學著在異地求生。「那個時候,

我甚至連說英語都有困難,」五月十日,他來到台北,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時回憶。



在香港時,老師告訴他,美國長春藤名校,一年頂多收一、兩個香港學生。以他還不

夠頂尖的功課,想要進去,只能先到美國直接念大學預科(College preparatory)。



因此,高二那年,他一個人到美國,在圖書館裡自己翻學校排名,申請學校,擠進全美

第三的大學預科就讀。一千四百個學生中,只有三個東方人,他得自己適應新的生活。

想打電話回香港,得一天前預約,生病了要看病,除非病到送急診,否則得三天前掛號。




就連講話,都是一大挑戰。和同學討論功課時,當他剛在心裡翻譯出適合的句子,別人

已經在討論下一個題目,「那個時代,尼克森剛訪問中國,美國人不是很看得起中國人,

但你只能趕快適應。」程守宗說。



在香港,他一個學期才能看完一本英文書,在美國,一個星期就得看完。每天睜開眼睛,

就得競爭,學習全新的文化。一年後,他順利進入長春藤名校——布朗大學電機系。




「一開始,我根本沒想過要做管理職,走這條路,一開始是有點意氣用事,」程守宗說,

剛開始工作時,他注意到,公司大部分工程師都是華人,但每次升遷,都是美國人升上

去。他問主管為什麼?只得到一個答案:中國人不會溝通。





【初入社會 為了學溝通,自費去上課】




程守宗想,同樣都受美國教育,美國人做得到,中國人一樣做得到,很不服氣,

「但我那個時候的態度很對,人家既然告訴你問題,先不跟他爭,解決問題再說。」

當時他根本不覺得自己的溝通技巧有問題,但還是花了兩千美元的昂貴學費,到當地電

視台學演講。



第一堂課,老師錄下他訓練前講話的樣子,結果和他想的完全不同,「看到自己講話

有點笨拙,我自己看,都覺得很差,」程守宗說。不僅如此,程守宗花大部分精力在練

習溝通上,不斷參加英文演講社團,向公司要求出去拜訪客戶,展示自己的想法。



「在美國做管理,表達的方式要很清晰,用字要很精確,讓別人能一下抓到你的想法,」

程守宗說,他後來學到,好的溝通,不在你的發音道不道地,英文是不是完美無瑕,

而是懂不懂得展示自己的想法,讓別人能夠從他的角度去看事情。




「很多有能力的中國人失敗,都是因為Feel like being Chinese,自己限制自己。」

程守宗說,他有許多華人朋友,經常跟他抱怨,「剛剛那個老美不知道在亂吹些什麼,

其實這些概念都是我跟他講的,」程守宗建議,為什麼不直接在會議上說出自己的想法,

但得到的回音,通常是「算了,讓他去吧」。



看清楚華人在美國職場的優劣勢後,程守宗積極強化自己的溝通力,讓他被看見,沒多久,

就被升為工廠經理。原先拒絕他的經理反而成為他的下屬,三十六歲時,他已經是公司的

副總裁。



【拒絕安逸 兩度拯救瀕臨倒閉的公司】



那一年,他做了一個重大決定,離開已經待了十三年的公司,放棄副總裁的高位,去一家

業界傳聞快倒閉的金字塔(Pyramid)科技公司做執行副總。



這是一家有技術、有訂單,卻沒有現金的公司。他到任時,公司只剩兩個星期的現金,救不

起來,他就是公司的末代副總。從大公司到小公司Pyramid,原先豐富的資源重新歸零,

沒有秘書、幕僚,只剩渙散的人心和不確定的未來。



在危急中,他說服AT&T投資,讓公司度過生存危機。之後,他大力整頓業務,兩年後升任

總裁。一九九五年,他把公司用高價賣給西門子子公司,自己也成為新公司的負責人,掌管

一年三十億美元的生意。



這對程守宗是另一個挑戰,他搬到德國慕尼黑上班,負責的業務是所有個人電腦之外的軟體

和系統,工作範圍有七千多名員工,多數是德國人。一個美國來的中國人,而且是一句德語

都聽不懂,面臨很多文化上的困難。



但程守宗珍惜這段轉換:「改變就是給你個機會,學到不同的東西。」過去,他的職場生涯

就是不斷轉換,從一個做IC設計的工程師,去學市場開發,再從大公司,轉去做小公司,再

轉去做業務。他說:「我是不怕不同的環境,我覺得很好玩,學到很多。」




一九九七年,他更從硬體跳到軟體公司,拯救當時被業界認為「有七成機會倒閉」的賽貝斯。

這項舉動,被《富比世》雜誌以「最困難的拯救──為何你(程守宗)要跳進這個已是『狗』

的企業?」悲觀看待。但兩年後,賽貝斯就從快倒閉的邊緣,轉虧為盈。程守宗不但成為美

國一流軟體公司總裁,更因此成為知名的救公司高手。




接受訪問時,程守宗引用一句英文諺語:「Leader always wants the ball.」意指每次

比賽裡,即使看起來快輸了,有能力的人,還是不會放棄任何一個搶到球的機會。



【跨足政界 成為美徵詢中國政策的對象】



打入白宮的機會,也是這麼來的。程守宗回憶,六、七年前,他對中美貿易的議題很有興趣,

他不認識任何人,卻主動參加美國國會的公開討論。二○○○年時,美國國會為了是否給中

國低關稅,建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激辯,在國會的公開聽證會上,程守宗以賽貝斯總裁身分,

力主開放才符合美國利益,結果法案以壓倒性多數獲得通過。




程守宗的發言,引來國會山莊和大陸中南海方面的注意,因此成為美國官員徵詢中國政策的

對象。一有人出缺,他就被推薦,成為貿易委員會的成員。



在程守宗眼中,種族歧視是到處都有的問題,「今天一個中東人做華航董事長,你會不會

覺得奇怪?他爬不到那個位子,是不是就代表中東人能力不如台灣人?」他分析,最大的

問題,反而是自己限在種族的框框裡,用東方的想法,希望對方接受,卻不願意融入對方

的文化中,最後還把一切原因歸到種族。




赴美三十三年的程守宗,證明了美國人能的,中國人一樣做得到。關鍵根本不在有無種族

歧視,而在於是否站在更高的位子看事情,他說:「成功的人都是Owners mentality

(有經營者的心胸)。你看比爾.蓋茲、史蒂芬.賈伯斯、賴瑞.艾利森很成功,他們有

什麼共通點,他們所有出發點,都是為公司,不是為私人!」




* * *


【程守宗小檔案】

出生:1955年

學歷:美國加州理工學院電機碩士

經歷:

1991 任Pyramid科技公司執行副總裁,2年後被拔擢為總裁

1995 將Pyramid賣給西門子子公司,成為該公司首位華人董事

1997 任軟體公司賽貝斯執行長,讓該公司從瀕臨倒閉變美國最大

2004 任迪士尼董事

2005 任美國出口委員會成員



* * *


Bysby's sentiments:

想要成功的話除了雄心壯志,還須付出很大的努力,

還有寬闊、不對自己設限的胸襟,

大家共勉之!!!!

「Leader always wants the ball.」

usa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fuhjim
  • 嗯,光靠本身企圖心是不夠的…<br />
    實際行動,努力付出才是最重要的啦!<br />
    <br />
    嘻嘻!讓你我一起拼研究所吧!
  • bysby
  • To 布丁:<br />
    <br />
    你加油唷 <br />
    還有我短期內並沒有要讀研究所的意思呀@___@是誰給你錯誤的情報呀??<br />
    <br />
  • fuhjim
  • 本想說你剛畢業,或許會有繼續升學的打算!<br />
    那你畢業之後有什麼打算呢= =?
  • bysby
  • TO 布丁:<br />
    <br />
    先工作嚕 <br />
    如果有機會再在職進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