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走了之後,所有的景物都變得靜悄悄的了,

常常覺得自己又活在無聲的世界,因為自己太依賴他了,

我回到彰化家,媽媽把家裡的客房清空,變成畫室,

讓我專心畫畫,可是我不管怎麼畫都畫不出晴朗的顏色,

我的畫布常常都是陰鬱的顏色…。



整個暑假,我都感受不到世界的溫度,常常恍神,做什麼都無法專心,

像是失去了什麼,我才了解,沒有他的日子,不僅僅是難過還有不捨,

而是一種缺氧的狀態…,我們只能靠視訊、MSN,還有E-Mail聯絡,

雖然我可以看到他的身影,可是我無法觸摸到他,

雖然我可以聽得到他的聲音,可是很模糊,無法詮釋所有的心情…。



.
我原本要畫一座花園城堡,

後來畫著畫著,竟畫成了一片漫無邊際的浩瀚沙漠,

上面稀稀零零的幾匹駱駝在上面行走,

全部都是一片土黃,沒有終點可言的寂寞與疲累…,

我的花園沒有花,只有沉浸在他走後的空虛,

我的城堡也在他走後崩潰,

這時候我才發現,原來之前的堅強是假象,是偽裝,

現在心裡剩下一片荒無的感覺…。不想他,竟然如此的難…。

可是他,有很想念我嗎?




我丟下了畫筆,想起了小武,

我想小武應該也很想米娜吧,米娜已經走了半年了,

我跟小武從機場分開之後,我辭職,他也隨後離開新月社,

接著就沒有聯絡了,現在有一種極端想要見他的感覺,

很想好好地跟他傾訴那種相思的感覺…,我想這種分離的心情,

也只有他懂我吧…。




* * *



撥通電話給小武,在背景很嘈雜的電子音樂中,小武丟了一個地址給我,

我就照著地址去找他,

他跟朋友開的PUB就在靠近新光三越的地方,

我到了那PUB之後,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

PUB外面有一隻巨大的甲蟲,閃著青色螢光,像是個招牌,

一推門進去,店裡一個很大的酒吧,

四周的裝潢都是閃著螢光的甲蟲,把原本沒有燈飾的PUB照得很明亮,

店裡請了一個目前很紅的地下搖滾樂團來演奏,

樂團是一群年輕的少年組成的,就在台上盡情地跳蹦嘶吼著,

小武正在酒吧的地方似乎正在跟調酒師聊天,

我走過去,他就抬起頭來,眼睛跟我對上了,

「我可以感受到妳的氣息…,像遊魂一樣。」他笑著說。




小武穿著休閒式的花襯衫,外面搭一件深褐色皮衣外套,

下面則是膝蓋破個洞的淺色牛仔褲,頭上還是理著平頭,隨意紮著頭巾。

不過看起來還是一樣帥氣,我想應該很多女生被他迷倒吧!

「好久不見,當老闆了喔!恭喜耶!」我誠心地恭喜他。

「還好啦,店裡一切才剛上軌道,一切都很忙很亂,妳要常常來捧場啊!」

我跟他說好,然後就是一片沉默了。



我走到吧台的地方往高腳椅上坐著,跟調酒師要了一杯血腥瑪莉,

小武跟了過來,點了一杯馬丁尼,就坐在我旁邊,

兩個人的視線一起看著調酒師俐落地把酒杯和搖酒器甩來甩去,都不說話。



「小彎,怎麼了?想跟我聊聊嗎?」在小武平時漫不經心的外表下,其實有一顆

很善良且敏銳的心。

「他離開了…。」我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妳的話還是一樣簡短。」他笑。他知道陳凱元去美國的事了。

我不理他,輕輕啜了一口血腥瑪莉,

我感覺到鹹腥味的番茄汁與甜味的伏特加,交雜在一起的感覺,

隱約還有點辛辣的口感,就像心裡的感覺一樣複雜矛盾…。



「他只是離開兩年,又不是不回來了…。」小武說。

「你倒是很樂觀呢!」覺得嘴裡澀澀的,一些腥味過後竟有點餘苦。

「這也是經過一段時間去調適的呀!剛開始,我也是跟妳一樣,

常常失神,做什麼事都漫不經心的,提不起勁,常常想念她,

想到心很痛…,可是…,」他停頓了一下,搖了搖酒杯,

接著說,「可是我想到了妳之前給我的鼓勵的話,讓我又重新燃起動力,

妳大概忘了吧?」

「你是說,米娜要走之前我跟你聊天的那番話嗎?」

「對呀!小彎老師傳授的愛情兵法啊!妳教了我七大禁忌和十大守則,

妳自己該不會都忘了吧?」

我傻笑,問他:「你還記得呀?真是好學生!」

他從皮衣外套的口袋裡掏出了一張護貝的紙卡,遞給我,

上面寫的是我那次在咖啡店裡寫在MENU上面的話,

他竟然收藏到現在?


上面寫著:

「第一、要給她空間,不能太黏她。

第二、要細心照顧她,可是不可以像爸爸一樣嘮叨。

第三、要適時稱讚她,但不能過於誇張。(旁邊還畫一個箭頭寫她是獅子座。)

第四、聽她的話,但是不能沒有主見。

第五、要賺錢給她花,她沒錢用會生氣。

第六、她生氣的時候不要理她,讓她自己靜一靜。

第七、她沮喪難過的時候就帶她喝酒跳舞,但不能讓她喝醉。

第八、肚子餓的時候要把她餵飽,不然會遭殃。

第九、要給她安全感,但不要常常跟她說「我愛妳」,她會聽膩。

第十、要有理想,往未來一步一步前進,這樣才跟得上她的腳步。」





「我把妳的話整理成這一張,每天看每天看,後來米娜回心轉意之後,

我把這張護貝,帶在身上,提醒自己,要對她好,要珍惜…。」

小武溫柔地凝視著看著這張紙,彷彿正想著米娜,

我想了他的話,才體會,原來,只要自己相信,愛情就會存在,

小武相信他跟米娜的愛情,所以雖然他們人沒有在一起,

也可以維持愛情…。



愛情的溫度要靠兩個人一起提供的能量來維持,

只要有一方溫度下降,愛情就降溫,愛情就越來越冰冷了…。



「小武,你真的長大了!」本來的小武是一個有點弔兒郎當的小夥子,

現在的他,不論言行舉止,都散發一種成熟的男人味,還有一種堅定的力量。

「我早就長大了,都二十六歲了耶!」他咕噥著抱怨。

「我說的不是年齡,而是心智程度。」我說。

小武聽了,馬上裝作生氣的臉,說:「那妳的意思是說我以前很幼稚了喔?」

我大笑,調皮地吐舌頭,回他:「我可沒有這麼說喔…。」

「哼!原本有一個秘密想跟妳說的呢!」

「什麼秘密啊?」我問。

「米娜她呀,答應我的求婚了,上個禮拜我打長途電話給她,

她說她在教堂參加一個婚禮,覺得很浪漫,然後她提議,

如果我們兩年後還在一起的話,就直接在巴黎的教堂結婚吧!」

小武裝作不在意地笑著,接著又說:「唉,女人啊!總是心口不一啊!

嘴裡說不要,可是心裡卻是期待得要死喔!」

然後他很高興地把馬丁尼一仰而盡,看起來掩不住興奮的思緒。


我聽了,露出一抹不懷好意的微笑,

跟他說:「我會幫你把這段話轉告米娜的!到時候我倒要看看妳們的婚禮能不能

如期舉行喔!」

我偷瞄他的的臉色變得有點鐵青,我忍著笑意,接著又說:「妳也知道米娜這個

人喔!不能說她壞話的,否則呀…。」

才說到這裡,小武終於忍不住求饒了,

「拜託啦,小彎大媒人,我請妳吃大餐,妳要什麼小武哥哥都買給妳,

求妳不要跟米娜說啦!」小武的臉變得很巴結且很謙卑。

看來他雖然思想比較成熟,但是心還是一樣單純,一切還是沒有變呢!

「好吧!成交喔!我要吃垮你!」我大笑,把下巴抬得高高的,心情變得很好,

一切的烏雲都散開來了。

小武看著我的笑容,也跟著笑了,整個甲蟲PUB都充滿著歡樂的氣氛。



過了十二點,人潮都擁進來,整個舞池都擠滿了人,我看著小武在人群中穿梭,

在店裡忙東忙西的,還親自幫忙送餐,

還有,全部的人盡情地施展她們的身體,狂熱地隨著電音音樂跳著舞,

我突然發現在PUB裡的人,並不是在揮霍青春,

而是在施展著青春的本錢…。





最後狂歡到清晨,他送我到車站,我一夜沒睡,頭空空的,有點沉。

上車前,他說,要我常來「甲蟲」,就算只是找他聊天也可以,我點點頭答應了。


最後,他喚了我一聲:「小彎,一起加油吧!這種寂寞最難捱,我們要一起度過,

還有,謝謝妳來找我,我很高興妳想到我這個朋友。」

我的心變得很暖和,淚水又快奪眶而出了,我也跟他說:「嗯,一起加油吧!」

然後就上車了。



上了火車,從台中回彰化的路程雖然只有十七分鐘,

但我想了很多事情,也決定跟小武一樣,為了愛情而努力!

還有,友情的價值真的很難衡量的,

有的人可以當一輩子的好朋友,當你需要他的時候,就會出現…。

有的朋友不需要常常在一起,但是卻是最貼心最懂妳的人…。




清晨的空氣有點涼涼的、淡藍的顏色,還浮著一些霧,

夏天的太陽很早就出現,就像我這個即將重新振作的心情!

如果分開對我們來說是個挑戰,用來測試我們的愛情,

我心想,「我們一定要征服它!」




* * *



從「甲蟲」回來之後,我的心釋懷多了,

而且已經漸漸調適,幾乎都上了軌道,也調整了自己的腳步,

大三上學期,學校的課業都盡力去完成,跟教授的感情也有所進展,

有時候要幫竹爺爺蹓他的大烏龜,

而且又當了白鬍子教授的小老師,

有時候會跟同學,像小文和阿倫她們這群,結伴去吃飯看電影,

到了大三,才比較當學生的感覺…,

我不再包裝自己,因為我不需要這層面具來武裝自己了…。




陳凱元在美國拍了很多照片給我,幾乎都是在柏克萊上課的照片,

有校園的風景,有他的系館的照片,有他跟一些不同國家朋友的合影,

有他上課的樣子,有路邊看到的一叢小花,有宿舍朋友的PARTY合照…,

他似乎怕我心不安,原本不愛照相,人也常常在相片裡面出現,

只是姿勢都一成不變,一律立正站好,有點彆扭的樣子。



* * *



十月底,一連有兩個好事情發生,第一是謝水靈聯展那邊通知我,

我已經通過了複試的審核,所有的作品只要通過複試審核,

都可以參加聯展的展覽,預計在明年二月的時候展出,

現在只差名次了,不過名次的優勝劣敗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在繪畫過程中尋找的快樂,還有我真的做著我理想中的事,


第二件事情是,我收到了原大哥從加拿大寄回來的照片和信件,

原來他在加拿大又按捺不住,竟然開始籌備起開家新月社的分店,

目標是讓加拿大人吃到正統又有氣氛的中國餐廳,

信裡也提及了雅莉姐的病情好轉了,他們兩個人最後還是在一起,

並且這兩年有結婚的打算。



不曉得為什麼,看到這封信及他們的合照,我有一種鬆了口氣的輕鬆感,

好像心裡面的一個牽絆消失了一樣,

不管怎樣,我都會祝福原大哥幸福的,畢竟他們兩個人的人生和愛情走得太辛苦

了。



* * *



十一月,我又寄了兩張作品參展,

美術老師似乎很看好我,不斷地給我指導和意見。

陳凱元又照了一些新照,背景是他們學校寬廣的大草坪,

照片裡他正坐在樹蔭下看書,這是一本很大本的原文書,

他把書封面照了出來,書名是波特萊爾(Charles Baudelaire)的《惡之華》,

這是他這學期最討厭的一門課的指定書。

他勉強地伸出兩隻手指,對著鏡頭比了「耶!」的手勢,表情有點不自在,

我看了一直猛笑。



他把頭髮留得長長的,穿著格子襯衫,鬆開最上層的兩個釦子,

看起來很隨意,陽光從樹枝的空隙灑了下來,他整個人很有精神!

我看著他,感受到他的快樂,這一切都足夠了!



我會等他,再一年半,我會在機場等他,

在那之後,我們就不會分開了,我有信心…。



我嘴角勾起了一個微笑,感覺幸福正在身邊環繞…,

曾幾何時,單單思念著他,就可以令我如此開心呢!

一切都是愛情的力量,使人成長,使人變得更好…。



開心的時候,我在畫布上畫出繽紛的喜悅;

難過的時候,我在畫布上畫出晦澀的深沉;

想念他的時候,我就畫畫,想像著他就在我身旁鼓勵著我,

畫畫是我的夢想,現在我一步一步地往這方向前進,

這些都是他給予我的力量…。

.


我們的故事還沒結束,這個短暫的分開只是個逗點...。

正如他所說的,「我們的一切都往一個很好的方向前進著」。





《全文完》


usa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紅茶
  • 現在才寫結局<br />
    難產真久呀<br />
    還好結局的方式不錯 有種充滿希望的感覺
  • mina
  • 好好看烏烏 我剛剛又從頭看一次 我喜歡這種風格窩 *^^*
  • bysby
  • To 紅茶小姐:<br />
    <br />
    很開心妳看完了全部<br />
    我知道雖然你很愛唸又很愛批評 但妳是愛我的 哈哈哈(羞...)<br />
    <br />
    To mina:<br />
    <br />
    謝謝 妳喜歡悲情風格唷? 呵 <br />
  • 悄悄話
  • fuhjim
  • 嗯,我相信這只是短暫的分開…<br />
    我相信陳凱元也偷偷學會了七大禁忌與十大守則。<br />
    我的直覺告訴我…<br />
    陳凱元和白曉彎會過著幸福的日子。<br />
    ***<br />
    被寂寞壓扁的鋁箔包…<br />
    這是我對海拿姐的第一次認識。<br />
    現在回想起來…<br />
    真是一個美妙的回憶啊!嘻嘻!
  • bysby
  • To Rubie:<br />
    <br />
    我也喜歡這個ENDING ^^<br />
    <br />
    To 布丁:<br />
    <br />
    我也很高興認識你呀 而且你一直很支持我<br />
    謝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