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開了一年後,如果問我還相不相信愛情?

我會微笑說我相信,但其實我相信只有短暫的愛情,

我只相信沒有包括承諾在內的愛情,我只相信可能有愛情的存在,

但是愛情不會好運地發生在我身上…。




在那個晚上,那個人把我的心徹底砸碎了之後,

我就蛻變成一隻花蝴蝶,也是那個人最不屑的那種女人,

但我不在乎別人怎麼想,因為我知道只有先傷害別人才能防止自己被傷害。

什麼是「先下手為強」真正的意思,我到現在才知道…。



還記得那個晚上,那個人在我好幾天都連絡不到他,

在連續好幾天憂心忡忡夜不成眠的日子後,他約我出來,

還記得那天我像個情竇初開剛戀愛的女孩兒,

特地花了好些時間打扮,我擦上了香奈兒水藍色帶點亮粉的眼影,

然後在耳窩旁抹上了點白麝香的香水,塗上有點黏膩的玫瑰色唇蜜,

穿上那個人送給我但我覺得太露而很少穿的紫色小洋裝,

再套上及膝馬靴,外面罩上一件黑色絲質小外套,

整個人像是煥然一新,我還記得我對著室友轉了好幾個圈圈,

她們直呼我是迷死人的美。



後來我才發現,這一切根本就是白費工夫,根本顯得荒謬而可笑,

當我到了跟他約定的地方,校園裡一個植滿韓國草皮的小山坡,

看到的第一眼,是他冷然的臉,聽到的第一句話,是「我們分手吧!」,

然後我什麼都不記得了,我只有一個念頭,就是…

「為什麼你狠得下心來傷害我?」

一個,最不可能傷害我的人竟然傷我最深...。




然後我掩面痛哭,那時候我記得四周都沒有人了,

聖誕夜的週末,大家都狂歡去了,這原本充滿情侶的約會聖地,

頓時變得跟墳墓一樣冷冰,我沒有設防的心也跌到地獄深處…。

他走了,如此的堅決,他的腳步聲,一步步,像是踐踏我的心,

這柔和的月光還有遠處商店街傳來的聖誕歌聲,像是嘲笑我的傻,

忽然間,我幾乎想不起他曾經寵溺我的表情,

他的每一個微笑,他替我擦乾過眼淚的指腹,他帶我去過的地方,

我記不起他的唇印在我唇上的觸覺,

甚至我記不得他和我手心相握傳遞的溫度…。




曾經那麼熟悉的人突然變得再陌生也不過了,

於是我嚎啕大哭了起來,像嬰兒一樣,我記不起我哭了多久,

我不想在意沒有人經過,也不想理會我的哭聲有多麼可笑,

我只是忘情地大哭,像是要藉由哭來掏空我的心臟一樣…。

無助。絕望。慘白。




旁邊傳來了一陣吉他聲,旋律是某首西洋的鄉村民謠,

我似乎在那裡聽過,輕輕柔柔的,可怎麼也撫慰不了我的思緒,

我繼續哭著,過了好久好久,應該有半個夜晚那麼長,

然後吉他的聲音沒了,一個輕得不能再輕的腳步聲離去…。




我抬起頭來,淚眼朦朧中,看見遠遠的一個揹著吉他的墨綠色背影…,

後來當我憶起,這個背影的主人有著棕色的眼睛…。



一雙你看過就不會忘記的,深邃的,棕色的眼睛...。


usa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彭子
  • 這是一篇讓人看過一遍就不會忘的作品阿!
  • bysby
  • :) 你是我的支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