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要離開台灣了。



八月八日,父親節,他陪我回家見我媽媽,我們三個人一起吃了一頓飯,

媽媽似乎很滿意他,整個晚上一直笑呵呵地,

她偷偷跟我說,陳凱元身上,有跟爸爸相似的味道…。

我想我明白她的意思,

那種味道是…,連在夜晚也會綻放的溫柔香氣…。




接著我就跟他回台北了,過了今天之後,就是分開的時候了,

在一起的日子不多了,所以我們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努力地珍惜。



他離開的前一天,我們窩在他的床上,講了一夜的悄悄話,

我們在黑暗的房間裡,點了一小盞燈,

房間裡昏昏暗暗的,像是在看小電影的感覺…,

月光就從他房間的小窗戶流瀉進來…。

我把我的畫像給他,我故意把自己畫得很溫柔,

還有著像天使一樣的翅膀呢,

讓他在異鄉能夠憑著這畫來想念我…。


接著我拿出了禮物給他,

我買了一台數位相機給他,

「拍你喜歡的一切跟我一起分享吧!我想要看到你所看到的一切!」

我這麼對他說。




接下來,我跟他對著白色的牆壁玩著手影遊戲,

時而低語,時而接吻,時而相望,時而輕笑…,

似乎所有的情感都被迫要在這一夜裡回味,溫習。



他問我:「會不會等我?」

我毫不猶豫地回答:「我不會變心,除非你先不要我。」

「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我花了二十二年的時間等妳的出現,

妳覺得我有可能讓妳走掉嗎?」

我調皮地說著違心之論:「男人啊,可不一定,常常都是說一套作一套呢!」

「不,我的個性妳了解的,我不是這樣的人。」

我相信,因為他是個很念舊的人,

他有一個用了十年的筆袋,現在還完好如新;

他有一件穿了八年的襯衫,他的相片裡每年都有那襯衫的影子,

他的鞋子只有兩雙,一雙皮鞋一雙球鞋,足夠他穿一個大學的時間,

而念舊的人是不容易移情別戀的…。



「倒是妳,妳喔,這小腦子容易想東想西的,需要人哄,

我怕我不在身邊,妳會被別人給搶走呢!」他輕敲著我的頭。

「不會的,我想除了你,沒有人有膽子喜歡我的。」

我覺得自己長得又不是美女校花類的…,個性又難纏…。

「妳真不知道自己的魅力耶,彎…。」他輕嘆。

「我的魅力?」

「妳很吸引別人的眼光,因為妳身上有種特別的氣息,

看起來冷然、獨立,但是又散發一種寂寞,這種融合而成的氣質,

就是妳最大的特色,打從妳大一一入學,很多人就注意到妳了,

但妳應該沒發現吧?」

我搖了搖頭,想著,除了幾個學長會送我宵夜外,並沒有誰喜歡我啊!

「大家都注意到妳,只是不敢追求妳,因為妳看起來很傲!」他說。

「我看起來很傲?」我忍不住瞪大眼睛看著他。

「像一朵驕傲的冷梅…。」他像是在唸詩。

「這是什麼比喻阿?」我瞪了他一眼。



「記得那時候我在校園裡看過妳,但是妳走路總是看著地面,且一個人走,

我也沒見過妳跟別人說話,我心裡想,這個女孩子真是怪!」

「然後呢?」

「想不到我們就相遇了,在車棚那邊,我看著妳一邊搬著機車,

一邊咒罵,覺得妳很有趣,也打翻了我原本對妳的印象。」

這是他第一次主動講我們過去的事,所以我聽得很專心。


他接著說:「後來我們竟然修同一堂課,其實,我耍了詭計,

我要求西洋史教授讓妳當小老師,跟我合作,

因為我想多了解妳,如果沒有確定對方是我要的,

我不會讓自己投入…。」


「原來啊!我才在想,為什麼無緣無故教授要指名我呢!」

他輕笑,又說:「而我真正對妳有很特別的感覺,

是在文學史的課堂上,那時候教授教到希臘羅馬神話,

他說,之所以引發特洛伊戰爭,是由於一顆金蘋果的緣故,

他問有沒有人可以回答這個問題,結果妳回答了,而且答案讓我印象很深刻,

妳還記得妳回答什麼嗎?」他問我。


我回想著,然後說:「我回答…,金蘋果上面刻著『給最美的女人』的字樣,

所以是眾女神都想要獲得的東西,女神們請宙斯裁決,

宙斯把決定權給了特洛伊王子,而特洛伊王子接受了維納斯的條件,

如果把金蘋果給她,她就給他全世界最美的女人,也就是海倫,

但也因為海倫,而引發了後來的特洛伊戰爭。」

陳凱元問:「妳不記得妳最後有下了結論嗎?」

我想了想,記得那時候我回答教授:

「一切就只因為那顆蘋果所代表的女人對外表的虛榮心作祟,

倘若蘋果上刻的是『給女人』三個字而已,我想什麼事都不會發生了,

這就是女人!」

「嗯,那時候我覺得妳真的很不一樣,後來就慢慢地注意妳,

越注意妳,就越覺得妳是我要的…。

第一次,我會那麼期待看見一個人,每天,每一刻,

就算把時間用來陪妳,也無所謂,想不到我覺得自己真的愛上妳的時候,

那時妳卻愛上別人…。」

「可是你還是對我很好,不是嗎?」

「對呀,我才發現愛情是不求回報的,只是單純地為妳設想,

幫妳的忙,靜靜地陪在妳身邊,竟然也是一種幸福…。」



我很感動地靠在他的胸膛上,聽著他的心跳聲,

還有毫不保留的情話,我知道,

我們在一起的這些日子,已經足夠未來兩年來回味了…。



* * *



隔天一大早,我就陪他到機場,伯母也趕到了,

她織了一件毛衣給他,跟他說,加拿大很冷,要穿暖和點,

要照顧自己,要…,唸了一長串,

陳凱元並沒有不耐,他專心地跟著點頭,微笑地聽。



從頭到尾我都沒有哭,伯母也是,

這天的情景就跟米娜走的時候,一模一樣,

我笑著,好像他只是去旅行兩周,

等到他往登機門走的時候,

我看著他的背影離我越來越遠,

心底突然湧起莫名的恐慌,我心急地向他奔去。



「陳凱元!」我喊,他則停下腳步。

隔著約十步的距離,我向他做了唇形,

「我愛你!」

這無聲的三個字,是我從來沒有跟他說的話,

他似乎很感動,也無聲地回我「我也愛妳!」,

然後我們都笑著,跟對方揮手,說再見。





我和伯母相擁,兩個人抱著一起流淚,

我們才剛分開,就已經開始想他了…。

未來的日子,要學會習慣…,沒有他的孤單。


usa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