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當我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就畫畫,

如今,我想要為他畫幅畫。

陳凱元就像我的白色顏料,如果失去了他,

我就畫不出美麗的繽紛風景了,

我畫出的只會是深色的暗沉與醜陋。

突然間,我有了靈感,想到我可以畫怎樣的一幅畫了。



我買了一個鋁箔包飲料,

喝完,然後用重物壓扁,把它塗成白色,

然後斜貼在一張白紙上,

接著,我把整張紙用白色的顏料又重新塗過一次,

全部都白澄澄的,然後我沾了白膠在圖紙的部分不均勻地亂塗,

然後用吹風機把它吹乾,表面的地方變得坑坑疤疤,

等它乾了之後,我在鋁箔包上面滴了幾滴紅色的顏料,

讓它緩緩地流下,像是血痕,劃過整個版面。


我在右上方的空白處,用七彩的顏色,畫了一道彩虹,

只是彩虹因為劃過白膠乾了之後隆起的部分,

變得有點扭曲…。

最後我用深藍色在左下角,畫上陳凱元的輪廓…。

隔天上美術課,我把這幅畫交出了之後,

美術教授似乎很意外,她問我,這幅畫要表達什麼?

「不安的波動。」

「為什麼不安?」

「因為寂寞。」

教授又仔細端詳這幅畫,她指著左下角陳凱元的輪廓,

說:「這個地方,感覺上是為了要與右上角的彩虹作對稱,

所以畫出這個人的臉,這樣一來,就破壞了整個不安還有扭曲的意念了。」

她搖搖頭,把畫退給我,要我再回去改進。

「這畫沒有把情感的部分表現出來。」她直接地說。


我那天在畫室待了很久很久,拿著筆卻一點靈感也沒有,

陳凱元撐著柺杖走進來,我都沒有發現。

「小彎…。」

「你腳不是受傷嗎?幹麼還來阿?」

我眉頭都皺起來了,醫生要他不可以亂動的。

「來看看妳畫得怎樣啊!妳不是說妳昨晚畫出來了嗎?」

「今天下午被退回來了。」我很冷淡地說。

「那給我看看好嗎?」

我把畫攤開給他看,然後我看他皺眉。

他指著左下角那個輪廓,問:「這人…該不會是我吧?」

「嗯。」我點點頭。

「我有那麼醜嗎?被妳畫得很歪斜,像怪獸。」他的表情裝得很誇張。

「是嗎?」我挑了挑眉,忍不住笑了出來,

他總是在我心情不好的時候逗我笑,我的心情終於放鬆了些。

「彎…,我覺得妳這張圖,顏色搭配沒有很好,妳想表現出扭曲的意象,

可是這人像和這道彩虹之間,好像少了什麼連結,有點空洞。」

他提出了他的想法。

「喔?你說得還頗有道理的。」

「妳這創意很好,我想妳可以再想辦法,呈現出這個鋁箔包的意義阿!

現在就先停筆,先不要畫了,休息一下,有靈感再畫,不要強迫自己喔!」

他把我的畫筆從我的手中拿開。


我之前都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緒,

現在才赫然發現他戴著帽子,有點奇怪,問他:「怎麼戴起帽子阿?」

他支支吾吾地,說:「造型阿!」

我從來沒有看過他戴帽子,是還頗好看的,

但我忍不住想看看他受傷的頭部的情形,

伸手想把他的帽子扯下來,他撐起一隻手來反抗,

「不要看!很醜!」

我不聽他的,終於把帽子搶下來了,

他右半部腦袋耳朵後面,禿了一塊,上面只長出一點點毛,

然後我又看到了他那上面的疤痕,上面有縫針,

我才知道,之前繃帶下面,是這樣的情景,

我也才清楚,他是用多大的意志力來忍受這一切的!



我輕輕地撫著他的頭髮,還有他禿的那一塊頭皮,

看著上面的縫針,

我的眼淚又在眼眶流動著。

「還很痛嗎?」

「還好,不怎麼痛,只是很醜…。」

「不醜,不醜…,哪裡醜了?」

「也許要過好久的時間,才能長出頭髮…,

也許那邊就一直禿了也不一定…。」他有點沮喪的樣子。

我抱著他,跟他說:「那你出門就戴帽子,沒關係,

只是,我要你知道,我不會嫌棄你的,

因為我喜歡的不是你的外表,而是你的心…,

不過,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你就把帽子脫下,好嗎?」

他點點頭,反抱住我,什麼都沒有說…。


我細聲說:「其實,每個人都有一個秘密,都有不想讓人知道的盒子,

你可以在我面前把盒子打開,我也會打開我的…。」


然後我站起來,把我的牛仔褲往上捲,露出我的小腿,

我的小腿很白,因為我總是穿長褲,就算穿裙子,也一定要穿長靴,

但我小腿上有一道大概約十五公分,一條蜈蚣的形狀的疤,

歪歪斜斜的,黑黑深深的,

像是被禁錮在我的小腿上,很醜…。

這是一個醜陋的烙印,讓我的心又更加封閉了…。

可是我現在卻勇敢的呈現在他面前,因為我選擇相信他。



他望著這疤,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跟我說:「我竟然都沒有發現,

我以為妳只是不愛穿裙子,沒想到…。這道疤怎麼來的?」

「我國中的時候,有次騎腳踏車回家,途中出了車禍,

不過還好,只有腳受傷而已…。」我輕描淡寫地回答。

我看著他,繼續陳述心中的心情:「我一直很在意,你會不會嫌棄我,

雖然我覺得你不會,但是又很害怕當你看到時的反應…。

自從腳受傷之後,留下的疤讓我很自卑,

我再也沒有游過泳,我也幾乎沒有穿過裙子,

高中的時候要穿制服裙的時候,我每天都穿白色長襪,

就這樣穿了三年…,

每一天都要遮遮掩掩的,怕被人知道這秘密,

這樣的生活真的很累很難受,

現在你有疤,有缺陷,但我也不完美啊,不是嗎?」


陳凱元摸摸我的臉,說:「謝謝妳跟我分享這一切,彎…。

妳說得對,我們都要打開心裡的盒子…。」



* * *




隔天,畢業典禮,全校師生都齊聚在禮堂,

唱完國歌之後,一大堆部長局長校長等等教育行政首長們致詞,

台下的同學幾乎倒成一片,所有的畢業生都坐在樓下,

而我們則分配在二樓的看台區,

我在一大堆制服群中,找尋陳凱元的身影,都沒有發現他的人…。


之後,當司儀說,畢業典禮開始,之後畢業生代表致詞,

我看到陳凱元拄著柺杖,從後台走上台了,全場都歡呼鼓掌。

他沒有戴帽子,身上穿著筆挺的西裝制服,

我離他太遠了,看不見他的臉,只能看個大概,

我想,這個距離是我們之間最遠的距離吧,

我只能在台下遠遠地看著他…。




他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了出來,顯得有點不一樣,

他說話的時候,全場一片肅靜…。


「在2004年,我們畢業,這四年,

我想很多人在台中師院,常常會疑惑自己的方向,

在座的學弟妹或同學應該有思考自己的未來,

到底要不要考教師?或是另尋他路呢?…」他用這段話當開場白,

接著說了很多激勵人心和鼓舞的話,他的話很中肯,卻不賣弄。



「我也曾經茫然,可是,現在我找到了方向,我想告訴大家,

大家應該要好好找尋目標,因為年輕只有一次,大家要努力去找,

等找到了,就要努力去完成這個目標…。」

他繼續說了一段話,台下每個人都聽得很用心,

也許在大家的眼裡,他就是天之驕子,很會讀書的那種精英份子,

可是,只有我知道,這些都是他應得的,

因為當他下定決心要去完成一件事,

他努力的地方總是比別人多,只是大家都看不見…。



當大家上網掛BBS玩遊戲,呼朋引伴地出去玩的時候,他正埋頭苦讀。

當大家抱怨自己被困在這小小師院裡的時候,他積極爭取外國留學的資格。


他接著說:「回想在台中師院的日子,什麼最值得留戀?

台中師院有很好的老師,學校有很好的傳統和禮貌,

學校很小,所以上課走幾步路就到了,不會累…」,說到這裡台下都笑了。



最後,他目光望向二樓的看台,我們系的位置,

我知道他是在找我,但是離太遠了,他不可能找得到我。


「不過,這不是最難忘的,

最美的回憶是,我在這裡,遇到了我一直在找尋的夢中情人,

而我們很相愛。我們開啟了對方心裡的盒子…。

在這裡也祝大家都能找到屬於妳們的幸福!」

接著他立正敬禮並宣誓,

「九十三學年度六月十七日,畢業生代表 陳凱元謹誓。」

接著所有的畢業生都站起來歡呼!大家把帽子拋得高高的,互相擁抱。



我的眼眶又忍不住紅了,在心裡為他感到驕傲。

他是我的太陽,他是我最閃亮的那顆星星,

他是我最引以為傲的男人。


* * *



畢業典禮一結束,

很多女生就像追星一樣,衝上台,向他要簽名,還有人跟他握手合照,

他頓時變成明星,真沒想到他那麼受歡迎呢!


我一直都知道他是一些學妹愛慕的對象,可是我從沒有吃醋過,

吃醋對我來說,就跟撒嬌一樣,是極度困難且難以理解的形容詞,

或者,這種對他的信任,是來自他給予我的安全感,

又或者,吃醋這種東西並不適於我身上吧,

我的思考很獨特,莫名地樂觀,也許…。



我站在禮堂門口等著他,

六月的天空竟然意外地遍佈著輕愁,

天上的雲一絲一絲的,像是憂愁的眉…。



後來,他終於脫身了,走過來,

看著我,放了一顆紐扣在我的手掌中,

「給妳的,只有妳有。」


他制服最上面的釦子不見了,

這是他第一次穿制服,把最上面一顆紐扣鬆開,

領口微微敞開,感覺有種不同於好學生的感覺…。


我挽著他的手,跟他逛校園,

這次看著校園,是用不同於以往的心情,

他的腳步很慢,把校園裡的校舍、教室、車棚、操場、一草一木都收進眼裡,

後來我注意到,他的眼裡有點濕潤,

我沒有說什麼,只是將手把他摟得更緊…。



*  *  *



畢業典禮之後,我留在台中,

每天都在畫室裡畫畫,

我決定聽他的,不要為了畫畫而畫畫,

我只想為自己而畫,而陳凱元也留在台中。



整個七月,我畫了好多好多作品,

很多都用鋁箔包當作題材,

有時候為了要湊鋁箔包的數目,我要求他幫我翻垃圾桶,

如果沒有找到足夠的,我們就一天喝掉十包的鋁箔包,

我試了各種畫法,他也一直鼓勵我,給我意見。

趁七月中旬他回台北的時候,

我挑了一個禮物,也畫了一幅卡通版的自畫像準備給他。



我寄了很多作品過去,先給美術教授審閱,

可是都被退,終於在某一天,有一件讓美術老師收下了,

我畫的是媽媽戴著老花眼鏡低頭沉思的樣子,

她的身後有一道門,而我的眼睛透過門縫看了進來,

有點像盼望,有點像窺視…。

我以深藍色和灰色為背景,畫面很簡單帶著一點詭異氣息,沒有多餘的點綴,

可是卻讓教授很欣賞,

她還回了信,稱讚我終於懂得把感情融入了,

剩下的就等那幅畫參展了…,

不論結果如何,這都是自己曾經那麼努力過的,

所以都是值得的!

這道理是我從陳凱元身上獲得的,

他不僅是我的情人、我的好友,更是我的老師…。




usa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offeeocean
  • 趕快全部貼完~~~
  • bysby
  • 大姐~~你就不能捧我的場~~去商周那邊看嗎??<br />
    哼~~真是的~~<br />
    給妳網址~~我這邊要慢慢貼~~ㄌㄩㄝ~~哈哈!!<br />
    http://www.novelnet.com.tw/view_articles_tmp.php?<br />
    articles_id=323<br />
    <br />
    快去看~~要留言喔!!<br />
    ^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