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大家都把自己縮在冷氣房裡,外面的天氣熱得像暖爐,

只要一走出冷氣房,就像是躺在烤肉架上被烤的肉片,

我的心情很複雜,很煩躁,一點夏天的朝氣和活力都沒有,

我討厭夏天,連帶地討厭夏天底下的一切…。



我一邊準備期末考,一邊學畫,生活過得很忙碌,

星期一三五我在圖書館苦讀,二四則在畫室畫畫,常常畫到很晚才回家。

眼看著截稿日期要到了,我卻對繪畫的主題一點頭緒都沒有,

心裡亂糟糟的,常常需要陳凱元一邊安撫我,一邊鼓勵我,

最近他應校長的要求,在六月中旬的畢業典禮上要當畢業生代表致詞,

加上當畢業典禮企劃的學生總召,和學生會長一起合作,

所以他也很忙,我們相處的時間變少了,他也不常來畫室陪我畫畫了,

每次都到十一點的時候,才來畫室等我,送我回家。



不過我看到他那麼疲累的模樣,也就沒有說什麼,

本來愛就是要互相包容的,不是嗎?

只是隱隱約約覺得很失望,

因為他要走了,我們僅有相聚的時間卻又被剝奪了。



* * *



有一天,我的顏料沒了,打從前一天就托他隔天開完會之後要幫我買過來,

但是當他到了畫室,他的手裡除了那份厚重的資料外,並沒有我需要的顏料,

那時我缺了白色的顏料,少了這顏色,

我什麼畫都畫不出來,什麼顏色都調不出來,

靜靜待在那邊等他,當他到的時候,他卻說他忘了買。



我的臉當場垮了下來,

對他說:「我真的很失望,你連我一再提醒的顏料都忘了買,這算什麼?」

陳凱元一臉懺悔,跟我說抱歉,

「對不起,彎,我這陣子比較忙,開會的事情太多了,所以我忘了買,妳別生氣,好嗎?」

他試著握住我的手,卻被我甩開,我回:「你的事情重要,我的事就不重要嗎?」

也許是不安的情緒壓抑太久了,所以一時之間都爆發了出來,

變得很像刺蝟,對一些原本無關緊要的事情發動攻擊。



「小彎,別這樣,我現在去幫妳買不就得了?」

「現在十一點多了,文具店早關了,你買也買不到,等明天我自己去買吧!」

我說的都是氣話,可是我無法控制我的氣惱,

一股突如其來的憤怒脅持了我的思考。


「妳不要任性了好不好?彎…。」他懇求著。

「我沒有啊!誰任性啊?」我別過頭去不理他,男人真是遲鈍,

他們總是不懂女人要的是什麼,這不是顏料的問題,

是一顆心,是他有沒有用心,

我要的其實不是顏料,而是他的陪伴,

可是男人,似乎都不曉得主要的原因,對女生發脾氣的原因少一根筋…。




「我知道逢甲有一間文具店賣到十二點,我現在去還來得及,

妳先在這裡等我,我去幫妳買!」他話一說完就衝了出去。

「喂!陳凱元!不用了啦!回來呀!」我對著他的背影大喊。

他跑得很快,我根本勸不了他,唉,這傢伙,其實還是像以前一樣,

會為了我而付出,我知道這一點後,心情頓時變得比較開心,

像是撥開了厚厚的雲層,看到了久違的陽光。



*  *  *



不過我等了很久,陳凱元都還沒回來,我打他的手機,都轉入語音信箱,

我耐著性子等到十二點半,心裡覺得很不安,

可是決定繼續邊畫畫邊等他。

我安慰自己,想著,他說不定又繞到夜市買了我愛吃的東西,

所以多花了一點時間,

但等到一點的時候,我再也等不下去,

看看我無意識亂畫的畫布上,全都是黑黑藍藍的、污濁的顏色,

像是漩渦,像是洞穴,像是烏雲。



我又開始咬起指甲了,每當我不安的時候,就會咬我的指甲,

直到咬到流血了,嘴裡有一點血腥味才停住。



每次咬指甲的時候,如果被陳凱元看到了,他總會把我的手指和我的牙齒拉開,

然後開始吻我…。

他說:「妳知道嗎?佛洛伊德說,咬指甲的人代表口腔期沒有滿足呢!

我只要一發現妳咬指甲,我就要親妳。」

之後我每次咬手指的時候,只要想到他的吻、他的話,

然後就把手拿開,不繼續咬了。



可是現在我很焦慮,打他的手機就是不通,我幾乎快哭了,

心裡想的都是:「他會不會發生什麼意外?」「他怎麼了?」

越想越心慌,越心慌就越難耐…,負面悲觀的思緒一直湧入我腦海中。



一點多,我的手機響了,我趕緊接了起來。

「喂?」

「小彎嗎?我是阿凱他媽。」伯母在話筒裡的聲音異常高亢。

「伯母?」

「阿凱他出車禍了,妳可以幫我看看他嗎?剛剛警察聯絡我,

說他在中港路上出了車禍,好像很嚴重,…」

伯母的聲音很著急,像是在顫抖,

她一口氣講了剛剛警方跟她聯絡的所有細節,

然後要我幫她先照顧他,她明天一早會搭車來看他。


我邊聽著這些話,雙腳發軟,只差沒跪下來了,

這一切都太意外了,前一刻不是還好好的嗎?

怎麼他一出去,整個世界都變了?



我還來不及整理我的思緒,在努力安撫了伯母之後,

就趕緊攔了輛計程車過去,

在計程車上,我不停地想著陳凱元,不停地自責,

「這一切都是我害的…,對不起…。希望一切都沒事,希望你沒事…。」

我只要你待在我身邊,好好的,其他我什麼都不要!




* * *



我要司機沿著中港路開,沿路尋找,

大概在近SOGO的地方,我看到路邊停了一部警車,還有一部福特轎車,

地上則倒著一台機車,這是陳凱元載過我無數次的車,我一眼就認出來

如今後半部已經被撞毀,地上還用白灰畫了一個人形。

我含著眼淚,激動地問正在做筆錄、拍照的警察,

「出事的人在哪裡?他傷得怎樣了?他會不會死?」

「他被送到台中醫院了,傷勢似乎有點嚴重喔。」一個胖胖的中年警察回答。

「對了,小姐,請問妳跟傷者的關係?」另一個正在做筆錄的警察問。

「我們是男女朋友。」

「喔?」胖胖的警察挑了眉,問:「那妳知道他那麼晚騎車的動機嗎?

他時速一百,所以當這輛車闖紅燈的時候,他來不及閃躲,

整輛機車就甩了出去,他右半頭部整個往人行道衝撞上去,還好他福大命大,

有戴安全帽,否則…,依這程度,他的命大概沒了呀!」

「他是出去幫我買顏料…。」

「這一罐嗎?」警察拿了一個裝在塑膠袋中的白色顏料,外頭沾滿了血跡。

「對。」

「妳男友真是有心啊!可惜…。」警官看向我的眼神像是苛責…。




接著我又攔了輛計程車到台中醫院,

陳凱元正在急診室裡,他好像傷到頭部,由於大量出血,現在正在進行縫合手術,

我坐在急診室外面,望著那道白色的門,

一種恐懼感從心底湧上來,梗在我的喉頭,我的胃又開始翻攪了…。

可是我告訴自己,一定要保持冷靜,

因為現在只有我在他的身邊,我一定要堅強,

所以我不停地深呼吸,吐氣,深呼吸,又吐氣…。



過了許久,醫生出來了,

我趕緊去問醫生,醫生回答:「頭顱失血的情形已經大致控制住了,

傷者的意識清楚,手腳有骨折及大面積擦傷,不過一切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我聽了,終於鬆了一口氣,問了他的病房號碼,

接著去找他,他那時閉著眼睛,

頭上纏著厚厚的繃帶,右腳也被打上石膏,右手臂有很長的、極深的一道擦傷,

左腳跟手肘處的皮都被磨掉了,看起來怵目驚心!


我就站在病床前,不敢接近他,也不敢跟他說話,就默默地看著他,

看著護士幫他量溫度量血壓,打點滴,

然後我終於讓眼淚流了下來,

一直含在眼中的眼淚,就這樣無盡地滴落…。



我打手機給伯母,把他的消息都告訴她,伯母像是鬆了口氣,

不停跟我說謝謝,我心裡的罪惡感很重,因為是我害他的。

可是我沒有勇氣告訴她,關於這一切。



他剛剛動完手術的麻醉藥還沒有退,所以整個人的意識都很薄弱,陷入昏迷,

我坐在病床旁邊握著他的手,看著他的睡容,他的眉頭有點緊鎖,

像是作一個不安的夢,醫院的燈光只剩一小盞,就映照著他的臉龐,

頭部的繃帶上面滲出了些鮮紅色的血跡,應該很痛吧?

我多麼希望,發生這車禍的人是我,受傷的人是我呀…。



後來他的睫毛煽動了一下,手指也稍微動了下,像是醒了,

他慢慢睜開眼微微地看我,我的眼淚又不覺地流出來了,

滴落了他的被單,滴滿了我們交握的手上…。


「凱元…,醫生說你沒事,你身上幾乎都是外傷,頭部的縫合也很成功…。」

我急忙跟他說,想讓他安心。

「嗯,我還以為我再也看不見妳了呢!那一刻,真是發生得太突然了。」

他的話很虛弱,我湊耳過去,把一個字、一個字,都仔細聽了進去,

他努力抬起他的手,輕撫我的臉。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停地跟他道歉,哭到整個胸腔都沒有氣了,

身體不停地顫抖。

「不要哭了,我沒事了,沒事就好了,不是嗎?」他說。

我哭得說不出話來了,為什麼他總是那麼包容我?

總是可以原諒我所有的一切?


「別這樣,明明痛的人是我,要哭的人應該是我吧,妳怎麼哭得那麼慘阿?」

他開著玩笑,雖然聲音很小聲很無力。

「笨蛋…。」我噙著淚水,忍不住笑了出來。



接著他就在一股睡意來襲時,又睡著了…,完好的左手手掌疊在我的手上,

像是告訴我,「不要怕,我還在。」



我看著他,看著他的傷口,想著我們相處的一幕幕,

我想著我的任性,他的包容…,

我想著我的固執,他的體諒…,

然後默默掉著眼淚,這大概是我有史以來哭得最慘的一次吧!



哭累了,在眼睛又紅又痛,感覺再也流不出淚的時候,

我把眼睛閉起來休息,思考著這一切,

我發現,真正溫柔的人,

並不是對每個人、每件事都很溫柔的人,

而是,明明很難受,卻可以壓抑自己的痛苦與難過,

來安慰妳的人…。

陳凱元才是真正最堅強,也最溫柔的人…。




*  *  *




而這一晚,我就這樣凝視著他的睡容,一夜無眠,

第一次在醫院裡,我的心感受到如此的難過與激動,

也許是因為確實了解生命的脆弱…。



看著他在白色的床單上熟睡的面孔,

腦海裡閃過一幕幕的情景,

其中一幕是爸爸躺在同樣的白色床上,

他的臉色幾乎跟床單一樣死白,

他的手跟媽媽的手交纏著,哄著媽媽,要她不要難過,

要她不要哭,要她堅強,

「答應我,不要為了我離開而難過,想我的時候,就微笑,妳笑起來,好美…。」

爸爸的聲音越來越小,像是說著悄悄話,不想讓別人聽到。

媽媽只是一直哭,啜泣的聲音膨脹在整個小小病房,顯得巨大且深刻。



這時候我就被美翠保母帶離病房,

從此之後我就沒有看見爸爸了,

可是,那時候的我總相信,只要我再回到這間白色房間,

就可以看見爸爸了。



後來印象中媽媽把家裡的所有房間都漆成鵝黃色,牆壁也貼了很多壁紙,

掛了很多畫,家裡看起來很溫暖,但是住在裡面的人,心卻變得冰冷了。



過了不久,有天我感冒了,很難過,身體都發燙,臉熱熱的,頭好沉好重,

媽媽趕緊帶我去看醫生,護士阿姨說我燒到四十度了。

我問媽媽:「『四十度』是什麼?是病嗎?」

媽媽回答我說:「這是『熱熱病』,如果沒有治好,就會死掉喔。」

她的手撫在我的額頭上,有點憂心地看著我,媽媽的手的觸感很細緻,

很像瓷玉,很像綢緞,我好喜歡她觸摸我的感覺,感覺很舒服。



我記得那時我看了看四周,

發現都是白色的牆壁,白色的床,白色的棉被,地板也是白白的一片,

然後我有點興奮地問媽媽:「媽媽,這裡可以找得到爸爸嗎?」

媽媽愣一下,她說:「爸爸曾經在這裡,可是現在已經離開了…。」



我窩在媽媽的懷抱裡,很失望地跟她說:「媽…,我好想爸爸,

如果我的『熱熱病』沒有好,是不是就可以見到爸爸了?

我想要去找爸爸…。」



媽媽卻只是把我摟得更緊,沒有說話…。




* * *


隔天,一大早大概六點多的時候,陽光就從窗戶曬了進來,

護士小姐送了流質的早餐還有消炎藥來,他還在睡覺,

等到八點多,陳凱元醒了,他像是作了一個很好的夢,

醫生也過來檢查他的狀況,醫生邊看檢驗報告,邊問他一些問題,

最後醫生說:「他的反應還有意識都很正常,只有一些輕微的腦震盪,

接下來就只要等外傷的部分痊癒,就可以出院了。」

我聽了之後,心裡的重擔終於卸了下來,竟有點暈眩感…。



醫生走後,他試著動一下身體,可是因為被打上石膏,

加上頭部的傷口被扯到,所以他似乎很痛,整個臉都扭曲了。

我幫他調整一下姿勢。「很痛吧?」我問。

「還好,撐得過去。」

「怎麼辦?醫生說你要休息再觀察約一個禮拜,才能出院。」

我的臉還有眉毛整個都糾結在一塊。

「喔,那麼說我可以放假一個禮拜囉?」他像是開心地笑著。

「這不是開玩笑的,你的研究計畫全都要停擺了,還有你下禮拜畢業典禮我看也

不能致詞了,還有你一些柏克萊入學的表格也還沒辦妥,怎麼辦呀?」

我好替他擔心。

「不要擔心,研究計畫還有整個團隊撐著,不然那些研究生太仰賴我也不行阿?」

他調皮地眨個眼,又說:「致詞就讓給其他優秀的畢業生吧!還有柏克萊的事情,

只要借一台手提電腦,在醫院也可以解決的阿!」



他怎麼可以把事情都想得那麼簡單?我想,明明他所有的進度都被耽誤了。

「我覺得很對不起你,很擔心你,都是我害的…。」我咬著嘴唇。

「小彎,妳不要想太多,上天會安排一個意外的發生,是有原因的,

況且,醫生也說我只要好好修養就沒事了,這樣就好了,不是嗎?」

他反倒安慰起我,我的心也因為這些話,又得到了新的力量。


「那既然是我害你受傷的,你住院的日子,我會好好照顧你,讓你當佣人使喚,

就當作是贖罪吧…。」我還是感到很歉疚,所以這樣提議。

陳凱元開玩笑說:「好好好…,我可是求之不得呢!之前都被妳欺負,

現在我總算苦盡甘來,因禍得福囉!」然後他扯著嘴大笑。


我聽了,輕輕拍打他上了石膏的腳,讓他痛得哀叫了一聲。

冷哼著說:「看你以後還趕不敢得寸進尺啊?哼!」

但是心裡愧疚感好多了



*  *  *



接下來一個禮拜的日子,伯母來台中,跟我一起輪流照顧他,

有時候我們三個人聚在一起聊天,伯母還是一樣,很愛講陳凱元的糗事,

我都聽得哈哈大笑,這種開心的日子,好像回到了板橋的時候,

雖然是在醫院,但我已經不再那麼排斥醫院的氣息,

因為我愛的人在裡面,而且他正在康復中,而不是逐漸衰弱…。



我向學校研究室申請了一台手提電腦,

真搞不懂為什麼只要冠上「研究用」的名義,

再怎麼貴的東西也可以隨意借走?



然後我還幫陳凱元去參加他們研究生的英文研討會,

雖說是開會,其實我在那邊只負責拿講義還有一些別人的方案,

還好我的聽力不錯,全程的英文交談我也可以紀錄些重點。



陳凱元看著我整理的那些資料,然後在腦子裡思考之後,

就唸給我聽,讓我把他說的都打出來,我再幫他在會議中呈遞,

看我真是個稱職的秘書呀!



每天晚飯後,我會削水果,然後一口一口地餵他,

這是我以前覺得很肉麻的動作,現在作起來都很自然,

每次扶他上廁所,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大工程,

我光是支撐他的重量,就快被壓扁了,

撐到廁所門口我已經氣喘連連了,害病房裡其他的病人都笑我。



有時候我會幫他擦澡,有時候還會幫他抓背部的癢,

依他要求,代替護士幫他上藥,雖然我一點都不溫柔也不專業,

有時候他要求我幫他按摩腿部,我也乖乖地照作。

有時候我會唸一點古文給他聽,不過他這人很怪,

明明讀的都是西洋史西洋文學,可是卻對中國的古典詩詞極端熱愛,

我一邊唸的時候,他還會糾正我唸的錯字,

他總是說:「身為中國人,卻連這麼一篇古文都唸得錯字連連,

也不懂得欣賞這優美的文章,這一代真是一點文化薰陶都沒有。」

然後他會很誇張地長長地嘆一口氣。




*  *  *




一個禮拜的時間過得很快,他終於可以出院了,

伯母繳清了款項,終於可以放心地回台北了。

臨走前,伯母在我耳邊說了一句:「我看得出來阿凱很喜歡妳,

我也很喜歡妳,如果可以的話,考慮來作我的媳婦吧!」


我聽了,感覺整個臉像是被火燒了一樣發熱,

我向伯母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有點害羞。

陳凱元拄著柺杖,附耳過來,

「怎樣?妳們在講什麼悄悄話阿?」

「這是女人的秘密啦!」伯母回答,然後轉頭跟我相視而笑。


*  *  *


回程的路上,換我用機車載他,這是我第一次載他,

他抱住我的腰,夏天的太陽把風都吹得熱熱的,

但是我的心情卻很輕鬆,因為身旁有他,只要有他在的地方,

就是幸福。



到了他宿舍樓下,星期六下午,宿舍前空蕩蕩的,空無一人。

「小彎,謝謝妳為我做的一切,辛苦妳了…。」他靠在我的耳邊說。

「不要這麼說,這是應該的,你是我男友耶!不照顧你要照顧誰呀?」

「妳知道嗎?當我出事的那一刻,我腦海中想到都是妳的臉,

我想著,如果我就這樣死了,我會很不甘心,因為再也不能看見妳了。」

從他出事到現在,我第一次看到他臉上有害怕的表情,

我才知道,他一直偽裝著自己,假裝很堅強,是因為怕我擔心…。


我忍不住狠狠地、用力地把他給抱住,淚水又在眼眶裡打轉。

「我們一定要好好的、平安健康地,一輩子在一起!一定一定!

誰都不可以先離開,誰都不可以讓對方傷心…。」我低喃。

他吻了我的頭髮,跟我說,他會做到,一定!一定!



usa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恨~狂人
  • <br />
    §真正溫柔的人,並不是對每個人、每件事都很溫柔的人,而是,明<br />
    明很難受,卻可以壓抑自己的痛苦與難過,來安慰妳的人…。§<br />
  • bysby
  • 我個人也很喜歡這句話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