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之後,我就把新月社的工作給辭掉了,

一來我想專心地在我的課業上,因為我的成績岌岌可危,也得罪了一些教授。

.二來我覺得新月社也沒有什麼讓我戀棧的了,趁原大哥現在人在加拿大,

沒有人會阻止我,我這時候走是最正確的了, 而米娜三月中旬就要飛到巴黎了,

小武不久後也要離開新月社,跟朋友一起投資開PUB,自己當老闆,

至於公司裡的經理小林那夥老幹部很討厭我,我一走她們應該會拍手叫好的。



到了新月社,米娜一看到我,就把客人的鵝肝醬擱在一旁,

「小彎!妳來啦!」然後抱著我又親又摟的,「妳看,這是什麼?」

她伸出右手展示著她手指上閃閃發亮的鑽戒,

她跟我說,她跟小武復合了,她覺得婚戒並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了,只要兩個人都

有心,任何阻礙都不是問題。

我聽了這番話,很詫異地挑了挑眉,想不到我的招數這麼管用阿?

才幾天的時間就讓米娜套上了婚戒,然後我四處搜尋著小武的蹤跡,

看到他透過廚房的那扇玻璃窗,晃頭晃腦、擠眉弄眼地傻笑著,伸出手

跟我比了個「OK」的手勢。我忍不住又笑了出來,我想我會很懷念她們的,

還有這些在新月社的日子…。



接著我走上了四樓,小林正在講電話,她瞥了我一眼又繼續講,非常冷淡,

我走進去,把辭職信放在小林的桌上,就走出房門了,才剛走出門口,

小林在背後喊住了我:「白小彎,這是什麼?沒有經過我的允許,妳不能辭職。」

「喔,辭職的理由我已經寫得很清楚了,都在信封裡面。」

「有什麼理由?」

「我要讀書,這工作讓我太疲累。」

「是嗎?那妳早該辭了,妳們這種大學生,我早就知道熬不久的啦。」

「什麼我們這種大學生?林經理,如果妳對我有意見的話就直接說,

用不著每次說話都語帶諷刺,妳知道嗎?妳這樣真的很卑鄙,我知道妳討厭我,

那妳可以說一下原因嗎?如果沒有的話,就請妳說話不要那麼賤!」

我像是豁出去一樣,大聲地質問她,情緒就像關不住的水龍頭,一直宣洩而出。

而小林還是坐著,沒有答腔也沒有任何動作。


我看她這樣,我更是怒火攻心,繼續說:

「我自認自己在工作表現上沒有比一般人差,甚至我可以說我比別人更努力,如

果就因為我跟店長的關係比較好而讓妳不舒服的話,那我真的不曉得妳的心態是

怎樣了!」這話說完,小林的臉部變得有點扭曲,而且魁梧的身軀就像被椅子困

住一樣地僵硬。

「講不出話是吧?那妳承認妳人格有問題了是吧?我走了。」我轉身就走。

「喂,等等。」

「怎樣?」我停住腳步。

「妳想知道為什麼我排擠妳嗎?因為雅莉她…,是我妹妹。」

「什麼?」我太震驚了,轉過頭來,看到她的表情很嚴肅,不是玩笑話,

可是一個纖細嬌弱,一個身材高大,我真的無法將她們兩個聯想在一起阿!

「我之所以排擠妳,是因為妳跟宗銘的關係沒有錯,我承認阿,

可是如果妳是我呢?妳會怎麼做?真心祝福妹妹愛的男人和另一個女人在一起嗎?」


「妳這樣說並沒有道理阿,原大哥說她和妳妹已經結束了,所以妳這樣做對我

來說並不公平,況且,她們的關係很複雜,我真的不懂,我那時只是單純的去愛

而已,如果妳就因為這樣而評定我這個人就太不應該了。」

「妳不懂的,唉,她們之間有著複雜的責任關係,不是誰愛誰誰不愛誰的問題。」

她皺了皺眉頭,接著跟我說了一個故事。

「故事的開始,是發生在宗銘二十歲的時候,他輟學之後就頂了一家廉價牛排

店開始做起,這故事妳應該有聽過吧?」我點了點頭。她繼續說:

「而我妹妹就是他請的第一個工讀生,他們日久生情,我妹妹奉獻所有時間陪他

一起創業,從第一間店,到了之後全省三十幾間連鎖事業,他們在一起十年,

可是我妹妹她有憂鬱症,而且越來越嚴重,常常用一些怪異的方式來折磨自己也

折磨身旁的人。」小林的臉變得非常嚴肅,像是想起了不好的回憶。

「這期間宗銘一直陪著她,她鬧自殺,他就徹夜不眠地陪著她,不停地開導她,

不斷地哄她,滿足她所有無理取鬧。宗銘為了她,把牛排館的股份全都賣掉,

然後把剛上軌道的新月社店裡的工作都交給我,他帶著她用了一年的時間到處環

遊世界旅行,還在加拿大買了一棟房子,原本以為雅莉已經痊癒了,可是一回到

台灣,她又開始了,而且更嚴重…。」她在這裡停頓了。

「然後呢?」

「宗銘受不了了,也跟我談過了,他想跟雅莉分手,但他怕雅莉受到打擊,就拜

託我轉達雅莉,雅莉一開始知道這消息,幾乎快崩潰了,她又以自殺作為威

脅,後來宗銘雖然回到她身邊,可是我知道,他的心已經不在她身上了,一切都

只剩下責任的問題,因為是雅莉陪他一路走過來的,而他的個性不是忘恩負義的

那種,所以他放不下她…。」

「接著呢?」

「接著他遇上了妳。」

「遇上我?」

「妳記得嗎?有一次他跟我們和一些餐飲經理餐聚,那時候妳當場罵了那間店的

經理,我們那時在場,都看到他笑了,然後他追了出去,他給了妳他的名片,

他的名片是從來不隨便給人的,而他執意要妳進來公司,也跌破大家的眼鏡,

因為他不管人事的。自從妳進了公司之後,他對妳的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大家都知道他愛的是妳,只是…」

「妳又知道他愛我了?」我冷哼了下,打斷他的話。他說他愛的還是雅莉。

「只有在妳面前,他才會真正的笑,發自內心的笑,光是這點,就夠了。」

我思考了這句話,真正的笑?難道平常他掛在嘴邊的笑容是假笑嗎?我甩了甩頭,

不敢再去多想這個問題了…,我有了陳凱元了,不能回頭望的。


「不管他愛不愛我,一切都已經不再重要,我要離開是事實,他跟雅莉之間的恩

恩怨怨也不關我的事了。現在我只想辭職,妳到底准不准?」我嘗試讓自己理智些。

「當然准阿!妳的離開對我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了,不過…。」她停頓了一下。

「不過什麼?」

「不過老實說,如果妳不是我妹的情敵的話,我還挺欣賞妳的,特別是妳罵人的時候…。」

她這句話說完的時候整個臉都泛紅了,感覺像隻紅色鬥魚,紅紅鼓鼓的…。

「那我們,算是朋友吧?」我試探地問。

「嗯,算是吧,以後來店裡都半折優待好了。」然後我們一起大笑,

我沒想到小林其實是不討厭我的,這讓我心裡很開心,

快樂得像是小鳥終於學會展翅飛翔了一樣,走出新月社之後,

我回頭凝視著這相處了一年的地方,心底都是滿滿的感動與不捨,

我想,我會帶著這些回憶開啟之後人生旅程的。



走出店門口,陳凱元還是一樣拿本書靠坐在機車上等著我,

這天的夕陽很大很漂亮,一層餘暉輕灑在他身上,他看到我來了,闔起了書,

嘴角漾起了微笑,「什麼事讓妳那麼開心?瞧妳一直傻笑的…。」他問。

他等了很久,卻沒有說什麼抱怨的話,總是能體諒我,我想,我真的越來越愛他

了…。在摩托車上,抱著他的腰,他默默地聽我說著,一切一切,

幸福不再像沙漏一樣快速地流逝,

幸福是他載著我、呵護我的這一段路…。



usa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