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禮拜我都穿他的衣服,到超商買了免洗內褲,牙刷還有沐浴組合…等,

然後就吃他的用他的喝他的,死賴著不走,也許是想用這假日忘記什麼,

也許只是很單純的想陪在他身旁,感受他生長的地方吧,

他睡客廳的沙發,我則大辣辣地睡在他的床上,

他的棉被總是有陽光曬過的味道,還有一個他的肥皂味道,所以我都睡得很好。

他媽媽(我都稱她為伯母)是個很親切的人,常常端什麼紅豆湯還有熱湯圓跟小點心給我吃,

還教我用縫紉機縫衣服,我們一起縫了一個布娃娃,

其實幾乎都是伯母作的,我只是在旁邊拿線,陪伯母聊天。


我早上也到伯母的鞋店裡去幫忙,

她的店是一間大概六坪大的店面,大概離他家兩條街而已,

這是很舊式的店,鞋子幾乎都是賣給中老年人的,

進去,兩邊的架子擺著整整齊齊的鞋子,很乾淨,沒有裝潢,但是很明亮,

「阿凱每次回來,都會幫忙店裡補漆,這孩子很乖,很懂事。」她都叫他阿凱,每次提到她兒子,都讚譽有加,笑得很燦爛。

伯母是個很爽朗的人,我想應該是這種樂觀的天性才能撐過這一些苦日子吧。

她用這間店,一個人把陳凱元養大,就像媽媽一個人靠她辛苦地工作,也把我養大,

媽媽也有過一段苦日子,只是,我似乎沒有站在媽媽的立場去體諒,

我只是抱怨媽媽的冷漠…。我想到了媽媽,感到自己是多麼不懂事。



陳凱元穿著他那套工作服,只靠著一個木製的腳架刷著天花板,

因為店裡的天花板很低,我就負責幫他遞油漆,還有用手扶著固定腳架。

店裡一台電風扇把油漆的味道徐徐地吹走,還有一台老舊的收音機,

正放著台語歌,這是費玉清的柔和溫潤的嗓音,

「阿凱他爸,以前最喜歡唱費玉清的歌,長得也有點像費玉清。」

伯母的臉上劃過一抹紅霞,她跟我說了很多關於他爸的事,

他爸是個怎樣的人,他爸有多愛阿凱,他爸總是怎樣怎樣…,

說了好多好多,可是臉上都不是感傷,也沒有怨懟,只是很單純的寬容,

伯母的臉上都是滿滿的愛,還有思念,跟媽媽一樣,

我想,這就是真愛吧。




陳凱元一邊靜靜地聽我們聊天,一邊很專注地塗著天花板,

來來回回地,他的手很巧,把天花板塗得很很平坦,看不見任何痕跡,

雖然他穿得很像油漆工,可是就像個王子穿著破爛的衣服卻隱藏不了貴氣,

英姿煥發,我可以輕易地感覺得到他的快樂,很輕鬆的樣子。

之前因為他少年感化院的前科,所以柏克萊大學那邊始終不肯簽下,

他寫了很多文案也請人去求情,把他累得團團轉,我可以感覺到他的壓力,

而現在他申請已經過了,人現在也在熟悉的家鄉,

整個人明顯散發出一種悠閒的感覺,整個眉頭都是放鬆的,柔和的,

這又是我發現的新的他。


想不到一句話打破了現實...。

「喂,大小姐,油漆都快乾了,還做白日夢阿!」陳凱元有點不耐地指責了我。

「還有,妳的手根本沒有扶好腳架阿,都傾斜45度,我都快掉下來了。」他接著唸。

我趕緊把油漆遞給他,然後乖乖地把腳架扶正。

「哼,這男人還是有缺點,還是常一副喜歡教訓人的嘴臉。」

我在心裡嘀咕著。「扣分!!!」


伯母在旁邊看著我們的互動,笑得很開心,

整個小小的鞋店洋溢著春天的感覺,溫暖而舒服。

然後轉眼間六天的時間過了,,

最後要離開之前,伯母把那個娃娃給了我,她說,這原本就是要做給我的,

這讓我好開心,因為上面還繡了我和陳凱元的名字。



要離開這個地方,心裡真是不捨,在這裡我總是穿著陳凱元的大T恤,還有大短褲,我看起來就像野小孩,

就在這附近隨意亂跑,去菜市場看人剁豬肉,去買菜,挑雞蛋,

去鞋店幫忙推銷,去幫忙陳凱元組櫃子,看他換燈泡,陪他去訂貨,

非常的悠閒愜意,好像都沒有什麼事情可以煩惱的,

「如果有機會,我真希望能再回來呢」,我在心裡跟自己說。



我跟陳凱元搭上火車的時候,我偷偷掉了一滴淚,

然後悄悄地把它抹去,

想不到陳凱元跟低頭在耳邊跟我說:「如果妳願意,我可以再帶妳回來。」

「真的嗎?」我很驚喜地望著他。

「嗯,城市的步調太繁忙,人群太擁擠,有時候回來像是喘口氣,

其實,我很高興妳來這裡,只是我一直沒說出口。小彎...,謝謝妳。」

陳凱元執起我的手,將他的手覆在我手上,他的手很大很大,手心粗粗的,

我反握他的手,讓他的大手可以輕易地把我的手給包住,

在這掌心傳遞的溫度中,我沒有回答什麼,他已經知道了我的答案。



火車行駛回台中的路途中,我將頭靠著他的肩膀,感受到他的沉著的呼吸氣息,

我深切知道,自己已經找到了答案,

在花了很久很久之後……。

回到台中之後,要面對的現實還很多很多,而這假期只是個開始…。


* * *

果然,我一回到台中之後,才是真正災難的開始,

似乎全世界的都開始找我,找到我,就巴著我不放。

我上台北的那天傳了簡訊給米娜、小武、還有媽媽說我要上台北一趟,開學後才回來,

然後我卻沒帶充電器,手機沒電了好幾天,我也跟外界失去了連絡。

當我回到家,手機剛充電完,馬上接到米娜的電話之後,她在話筒裡對我破口大罵,

「馬的,為什麼不開機阿?」聲音分貝高到幾乎要炸掉我的耳朵。

「我手機沒電了,又沒帶座充…。」我的冷汗直流,很心虛…。

「沒電?不會去買電池阿?」「妳是想怎樣?也不會關心別人的感受阿?…」等等,

批哩啪拉一大堆,我感覺頭上烏雲罩頂,現在已經開始想念無憂無慮的板橋了。

然後我支吾其詞,趕快岔開話題,問了她跟小武的事。


她在話筒裡說著她們分手的事情,感覺說著跟自己毫不相關的事,

像是說著前幾天捏死一隻螞蟻一樣雲淡風清…。

「就分了阿!不然還能怎樣?我總不能被綁死吧?」我記得她是這樣說的。

就這麼一句話,我再問她也不想繼續談了。



但是我知道她很介意的,因為她對於她越在意的事情越會掩飾,

越裝得不在乎,好像事不關己。



「嗯,那恭喜妳,又恢復單身了呢!小武他太黏人了啦,

就把他留給其他比較有母愛的女生阿!像是公司的小莉,她很哈他的!」

「小莉?她…」米娜的聲音突然停滯了幾秒,像是在思考什麼。

「嗯,不只喔,還有莎姐呢,還有一大堆女客人,妳別擔心小武沒人要的!」

我用幸災樂禍的口吻調侃著她,米娜被我逗得像頭怒獅,

「白小彎!妳不要鬧了喔,我不想聽這些。」然後她就掛斷了。




然後,我也認命地撥了通電話給小武先生,

我一撥才響一聲,他就馬上接起來了,

「喂,你這男人算不算男人阿?出來!我們談談!」多麼開門見山!

我決定要在今天把這兩個小倆口的事情給搞定,

否則,我就不叫白小彎!我在心中起誓。



然後我花了從晚上八點到十二點的時間聽小武先生訴苦,

順便幫他整理一下「如何成功駕馭一頭獅子」的戀愛法則,

「首先是要嘴甜可是要誠懇,第二是要有招數但不可以耍心機,第三,米娜

她需要人照顧但又不愛人牽絆她,你要...」我一一跟他討論,他如獲至寶似

的很努力的聽,然後問問題。

等我們在咖啡館將關館的時候走出來之際,

他的臉上呈現的是充滿鬥志和自信的光彩,跟剛開始看見他的頹廢樣判若兩人,

「放心,我這次不可能會失敗的,就照妳的話做囉!」他眨了眨眼。

「嗯,記得喔,跟米娜相處的七大法則和十大禁忌,切記喔!」

「當然記得阿,等我勸回她,就包給妳一個媒人大禮阿!」

小武又露出了他招牌的「小武笑容」,很燦爛很陽光地笑著。

我的心裡也被感染了那份開心的氣息,也笑得很開心!

「加油!」「嗯,加油!」我跟他抱著一起歡呼,然後互相擊掌!

我想任何人都抗拒不了小武的天真的笑容和赤子之心的,包括米娜,

只是希望小武的熱情執著可以再次打開米娜的心防。

我看著天上,一顆很亮的星星正在閃閃發光,

「只要還有熱情,任何事就有希望。」這星星閃呀閃的像是這樣對我說的。

我知道米娜喜歡的是小武的哪一點,就是他的一股傻氣和熱情,

其實我不用教他他也會成功的,只是他需要一種叫做「自信」的東西...。

usa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arjeeling
  • 快寫完吧!!!<br />
    想看結局拉!!
  • bysby
  • ^^ OKOK~~最近徹夜不眠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