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須要快點作出決定,這種躊躇的關係讓我很沮喪。

不管選擇任何一個人,都會有另一種痛,

那種痛苦看在別人眼裡可能沒什麼,

可是對我來說卻是一種煎熬。


那天從豐樂公園回來的路上,

原大哥跟我說,他希望我好好的考慮清楚,

他覺得他會是個比較好的選擇。


我只是點點頭,跟他說,我再考慮一下,釐清一點頭緒。

他把一隻手覆在我的交纏的手上,安撫著說,

『沒關係,不關結局如何,我都會等一個答覆。

.重點是,什麼是妳要的?妳必須想清楚。』


接著就是長長的沉默,我閉起眼睛假寐,

真希望邱比特的箭能夠精準地設中其中一個人,

如果愛情能夠單純一點,那有多好?


* * *

我一直拖,我沒告訴陳凱元這件事,他也沒問。

寒假裡我們天天一起吃飯,一起看書,最近我拾起了畫筆,開始畫畫,

我們會在圖書館的大桌子上各執一角,各做各的事。

他最近似乎也有一份很浩大工程的報告要做,

他的黑眼圈很深很重,臉頰的肉凹陷了些,而且有點恍神的樣子。

我問他怎麼了,他都推說是拿破崙的事蹟太多了,法國大革命的功績不說,

情史也不下於唐璜,害他讀太多相關文獻,眼都花了。



我叫他要多睡一點,多吃一點,

他總是說,就快完成了,這是他做過最難的報告。


有一天中午,當我們正在吃飯的時候,

他用左右手各用一隻筷子在桌上敲著節奏,

然後看著我吃飯。

『小彎,ㄜ,小彎,妳…好嗎?』他似乎有點結結巴巴的。

我抬頭暼了他一眼,理都不理他,繼續吃我的。

『小彎,妳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他說,『很重要的,別吃了先聽我講好嗎?』

他把我的筷子奪走了。

『什麼事?』他第一次要求我幫忙呢,難怪有點欲言又止,我用懷疑的眼神看著他。

『妳這星期六有沒有空?我想找妳去一個地方。』他用筷子戳起了那塊豬排,

豬排被他戳得一個洞一個洞的,他好像有點緊張。

『星期六不就是大大後天?』我想了想,『那天我要上班唷,不過星期六是早班。』

『那我等妳呀。晚上六點好嗎?』他的語氣有點興奮。

『好阿。』我一口答應。然後心底想,這傢伙怎麼怪怪的。

看他吃豬排飯的時候還一直傻笑,這豬排真有這麼好吃嗎?

男人才真是難以理解的生物,我這麼以為。



* * *



晚上到了店裡,發現店門口掛了很多紅色系的愛心氣球,

沿著通廊都是滿滿的玫瑰花,我猜著這該不會是什麼情人節的時候,

看到門邊的小黑板,寫上了很多情人節特餐還有預約的名單。

我才知道,真是情人節,如果我猜得沒錯,陳凱元跟我約的星期六那天,

一定就是情人節。


想起陳凱元邀約時候的笨拙,總算有個合理的答案,

我心底覺得漾起一絲得意還有一點甜蜜,

他真是個傻蛋,不過很可愛呢。



現在我在店裡負責的是結帳的工作,

工作非常輕鬆,算了算,我在店裡已經快一年了,

店裡的人來來去去,現在我可以算是有點資歷的了。



這時候小武湊過來,他最近蓄了點小鬍子,也留了鬢角,

看起來格外英挺,有種成熟的大男孩的感覺。

『情人節到了耶,小彎,妳猜我送米娜什麼?』他一副很得意的樣子。

『不知道耶,什麼?』我對猜測沒有興趣。

他看了看四下無人,從口袋掏出了一個包裝精緻的絨布小盒子。

然後輕輕地打開,裡面是一個戒指,交叉的戒指環上遍佈著

精緻的碎鑽,包圍著一個主鑽。然後等我看了一眼就馬上收起來,

又左右張望,像是國家機密,深怕有人看到似的。

『哇,這很耀眼,很有米娜的感覺唷!你這小子,花了不少錢吧。』

我調侃了他一下。

『是不少啊,一大筆錢耶,不過呀,Tiffany是女人的最愛,

而且米娜值得這個。』他帥氣的臉龐沾染了一點意氣風發,嘴角微微上揚,

感覺很有自信也有點驕傲。

然後他又湊近我耳邊,神秘地跟我說:『那天,我想跟她求婚。』

他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又說:『噓,不可以講唷,我只告訴我的媒人呢。』

然後他忍不住自得其樂的大笑了起來,很陶醉的沉浸在幻想當中。



我一副看向異纇的眼神看著他,說:『你瘋了阿?真的假的?』

『我沒有瘋,我是認真的。』他很堅定的語氣這樣說著,

粗粗有形的兩道眉毛隨著微微地皺眉,劃出了看起來很強硬的弧度。

『好吧,那麼,祝你好運。』我幾乎想都不敢想米娜看到小武求婚的表情了。

『不管怎樣,我會求婚求到她答應為止。』他這麼說著。

他真是個很深情的男人,只是,米娜最近有跟我提到一些她的煩惱,

關於她要到巴黎去學設計的事,她工作幾年了,也存夠錢了,

終於申請到當地學校,她想要去追求她的夢想,

可是她拋不下小武一個人,她對小武還開不了口,關於她要離開的事,

所以她左右兩難,現在小武又急著把米娜套住,還信誓旦旦的,

我開始有點替她們擔心了。



小武走了之後不久,米娜走了過來,把她的手撐到我的櫃檯上,

直直地看向我,塗著金色指甲油的纖長手指,輕拍了下我的臉頰,最後輕捏著我的下巴。

米娜最近把頭髮染成深紅色,非常的顯眼且誇張,

眼影也從以前的紫黑色系變成了金銀色,在眼窩的地方反射著金光,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戀愛帶來的幸福讓她整個人看起來又更亮眼了。


她挑了挑眉問我,『小武跟妳說什麼?』非常的簡而意賅。

我沒有遲疑地回答:『他只是問我要送妳什麼禮物好呢?』

其實心底七上八下,我希望大家不要來找我的碴了,

也不希望這事是自己洩漏的,她們的事情理應她們自己去解決。

『是嗎?』她又挑了眉,勾了勾她的嘴角,打量我的眼神,幾秒鐘之後,

她才相信我,帶著有點興奮地跟我說,『曲曲,妳知道我送他什麼禮物嗎?』

我搖了搖頭。『我不知道,妳送他什麼?』

『妳猜猜看阿?』我又搖搖頭,我真的不喜歡這種無聊的猜測,

這兩個人行為都一模一樣的。

『我買了一個高級視訊,還有一台PS2遊戲機要送他,我去巴黎那麼遠的地方,

我們勢必要分開很久,他有了這兩樣,一來想我的時候,

就可以隨時打開視訊看看我,無聊的時候就打電動消遣寂寞了,我很聰明吧。』

我簡直不可置信地看了看她,

這對情侶怎麼可能那麼有默契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她們對彼此都過於樂觀了吧,我突然很想跟米娜說小武要跟她求婚的事,

讓她有點心理準備,可是念頭一轉,就讓她們自己去解決吧。

何況,我也有自己的煩惱呢。



自從那天去豐樂公園,原大哥跟我表白之後,

我就常常恍神,結帳的時候,有點漫不經心的,常打錯帳,

有一次還不小心給一個客人刷了兩次卡,客人雖然很有風度沒有要求賠償,

可是我因此被經理小林抱怨過無數次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我是為情所困,

但,又能怎麼辦呢?真是無法克制,我在店裡無時無刻不想著,

什麼時候原大哥會出現?而我該用什麼表情來面對他?



* * *



想不到今天下班的時候,原大哥捧了一束馬格利特花,走向我,

他在店裡總是穿著休閒式西裝,今天他穿著鐵灰色絲質西裝褲,

深藍的襯衫外面搭著一件米白色針織背心,他把襯衫的袖口捲到手肘,

看起來很愜意,可是卻不失優雅,充分地展現他的品味,

他真是天生適合這種打扮的人呀。


他的眼中含著笑,所有的員工都看向我這邊,

當他把花給我的時候,我聽到了四周此起彼落的驚嘆聲。

這是他在公司裡脫離上司及員工最大尺度的表現了,

『給妳,馬格利特是屬於妳的花。』



那一束馬格利特花,每一朵白色的細長花瓣,中間有著淡黃色的花蕊,

周圍搭配著一些滿天星,再穿插幾朵粉色玫瑰,

聚集在一塊竟是那麼美的呀,我很驚訝她的美麗。

『像是仙子一樣。』我在心裡這樣想著,心中波濤洶湧。


原大哥看我一言不發,他似乎勝卷在握地,在我耳邊說:

『星期六晚上要空出來唷,我有安排了。』


我聽到了這句話,才回過神來,

我已經答應陳凱元了,現在該怎麼辦呢?

但是看到原大哥肯切的表情,還有大家的起鬨幫腔聲,

我忍不住心軟,點了點頭,答應了。



等到我捧著那束花,走出店門口,

而陳凱元早就拄在摩托車上,在那邊等我的時候,

我們視線相交,然後,他看到了我手上捧著的花,

然後,他的笑容慢慢凍結了,表情有點僵硬。



我聽到他說,『這馬格利特,很適合妳,送妳這花的人很有眼光。』

我不知道跟怎麼跟他啟齒,關於我答應了原大哥情人節的事。

我勉強地微笑,跟他說,『我們找個地方聊聊吧。我有事情要跟你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sagirl 的頭像
usagirl

USA Girl

usa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