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的時候,陳凱元從台北下來找我三次,

其實寒假也不過放了一個月不到,

他卻來找我三次,

第一次他打來說要來參觀我的故鄉,

因為他沒有去過彰化沒有看過八卦山的大佛,

沒有吃過肉圓,也沒有去過彰化有名的花市,

他說,他對彰化唯一的印象就是游月霞小姐在電視

機上面猛掀起上衣展示她剛瘦身成功的平坦小腹,

還有對她無情無義的丈夫的哭訴,一副被欺騙了青春的感覺。



為了避免破壞了台北人對彰化的印象,

我覺得自己有了前所未有的重責大任,

要改變他的觀點,因為我是不折不扣的彰化人!

也許在台北人的眼裡是個南部的小鎮,

可是,在我眼中彰化的一切都有著樸實的美,

就連台塑排放的廢氣都不會與我對我家鄉的愛牴觸,

這點我是非常死忠的。



他搭了一早8點鐘的火車到,

打來的時候我還在睡夢中,

『喂~~大小姐,我快到了,來接我吧!我八點十分會到。』

話筒裡傳來他的聲音,精神非常的飽滿,心情似乎很好。

『你瘋了嗎?你撘五點多的火車?』

我簡直不敢相信的看了看鬧鐘,

咒罵了聲:『Oh~~~Shit!!』

我人還在睡覺,他就已經到了,

彰化雖然很美,

但是那麼早的時刻不會因為是彰化而不無聊,

『別抱怨了,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哈哈!快準備吧!』

他好像又覺得很有趣了,

看我生氣惹惱我的功力他真的是一流!

『好啦,你等一下,我梳洗一下就過去,

掰!』然後我很懊惱的也無可奈何的整理我的鳥窩頭。

刷牙洗臉,隨便穿個T-shirt就出門了,


到了車站,找不到他的人,

我簡直快要瘋了,打電話給他,

他說他在車站對面的美而美早餐店,

然後我到了的時候,他已經在吃早餐了,
面前還放了攤開的一本書,

這是他的習慣,不放棄任何時間讀書,

然後他突然抬起頭來看到我,(可能是感受到我的怒氣!)

很高興的跟我揮揮手,

看到他的傻笑真的讓我哭笑不得!


我沒好氣的問他:『怎樣?吃飽沒事幹,那麼早趕來?』

他把最後一口漢堡吞了下去之後,又喝了一口奶茶,

才回答:『我昨天不知道是太興奮了還是怎樣,

失眠一整晚,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我就來了!』



他怎麼可以總是裝得那麼可憐阿?

我在腦中盤算等等要帶他去哪裡…??



他突然問我要不要吃早餐,他幫我點,

我微笑著用溫柔的語氣跟他說,『呵…不用了,

我才剛睡醒,還不餓 ! 而且……,

(我突然小聲的說) 這家早餐店是用來騙觀光客的,

只要是正常人凡吃必拉!! 』

然後我大笑,看著他的臉色發青…,

『可惡,妳這女人,竟然不阻止我…!』

然後我用他擺在桌上的《大亨小傳》擋住他裝勢要打我的

魔手…。』


* * *


然後我們的行程就是早上去爬八卦山,

中午去吃肉圓,下午騎著媽媽專用機車125去鹿港,

傍晚就在鹿港吃麵線糊跟熱熱的麵茶。


跟他在一起我的精力真的耗費盡失,

到了晚上打發他上火車的時候,

我敢說我騎車的身影是多麼的闌珊,

就像是扛了一天的米還是搬了兩天的家具,


不過,今天,像是認識了新的一個他!


* * *
他在鹿港的天后宮,用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俯身按桌,

把籤重重的放在住持正前面的桌上,

用咄咄逼人的語氣對著瘦小乾癟的住持猛問,

為什麼他抽中籤的是<中下籤>?

『住持先生,請問這個籤何解?』





年紀大概七十幾歲的住持,

戰戰兢兢地拿著他的籤對他解釋,

『肖年仔,你這個【風雨時晴苦中齊,野珠欲閉無人問】

是說,你從小都是苦過來的,雖然你的天資很好,

可是運氣差了點,要小心不要被你的聰明誤了,

懂用心去判斷對你來說才是重要的,

不論功名還是婚姻…,要更努力讀書,

不要走偏了!

你看,野珠是貝殼的精華,多麼珍貴,

但是也是常常被埋沒的。下面的…』




話還沒說完,陳凱元就走了,

我在旁邊愣住了,這是他第一次那麼的沒有分寸,

這不是他對待長輩的態度呀…。




我在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

急忙跟住持道歉,然後接過他的籤還有我還沒解的籤,

就追了上去!



* * *

『ㄟ…,陳凱元,你怎麼了?』

我跟著他走了一長段路,

他不吭一聲,只說他要好想想,

已經傍晚了,

天色越來越暗,他的高挑的影子被拉得更長,

簡直是巨人,我想。

在他旁邊的我的影子還是很短很嬌小,

我伸手假裝打他的影子的頭的部分,

然後又用腳踢他的影子,

一個人玩得不亦樂乎。


然後他開口。鹿港的風很大,尤其在這冬天,

風就像是猛獸一樣襲了過來,

他有些話被風吃了進去,

而我聽不清楚…。

可是這段話,到現在,還是很深刻的映在我的腦海裡,

一個人的夜晚,很無助的時候,

我都會想到他的這段話,




我靜靜的聽,

鹿港的小公園旁邊有些小孩在玩耍,

還有一些遊客在旁邊很歡樂的大笑,拍照,

可是他們的喧囂我都聽不進去,

我只聽到陳凱元的話…。



* * *


『我進過少年感化院,妳相信嗎?』他用這句話當作開場白,

在這樣的月亮剛升起的月光下,顯得有點…突兀而深刻,

像是打破寧靜…。


我沒有說話,繼續聽他說:

『從小我就很愛讀書,可是唯一的煩惱,

就是沒有錢,

我爸很早就死了,

媽媽則在皮鞋店工作,

那時根本賺不了幾個錢,

有時候就要靠幫一些闊佬擦他們的皮鞋,

很辛苦,可是也無計可施,


國中的時候,家裡還是很窮的時候,

我不想再穿那雙用強力膠黏了再黏的破鞋子,

在台北,幾乎每個人都有一雙NIKE的鞋子,

而且不只一雙,有些同學會用鄙棄的口氣嘲笑我的鞋子,

可是,我也隱忍著,

因為我告訴自己,

只要我努力讀書,出頭天,

一定可以成名,也可以賺錢,

受到每個人的尊敬,

畢竟,這是個很現實的社會,不是嗎?』

說到這裡,他停頓了一下,嘴角些微上揚,

感覺對自己的話還是其他,有點輕蔑不屑,

他長長黑黑的睫毛稍微向下覆蓋住他的眸子,

可是我看得到他的眼神,

透露出的堅定和一種…信仰。

然後他繼續說,

『後來因為有一天我們班上的一個同學,

大家叫他老大,

仗著老爸有錢,是學校的老大,

他有天把我的第一名的成績單浸在

洗過拖把的水桶裡,

我看著那張成績單在水中變軟變成白白的爛泥團,

可是我卻不能動氣,我拼命忍著,

心底的難受像是被用刀子凌遲,

可是他接著又把我的球鞋拔起來,

將鞋底跟鞋身的部分分開,

露出了用強力膠黏過的痕跡,

從黃色到咖啡色結塊的醜陋,

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

我看到全班同學圍著我,

彷彿在嘲笑我,卻沒有人挺身而出,



我打了帶頭的老大一拳,

狠狠的往他的鼻樑揍下去,

這是我第一次打人,

然後我告訴自己,不夠!!

這不足以洩恨,

他該死!!!!


然後不顧有人扯住我,拉我,有人幫他打我,

我的拳頭就是不受控制地向他打去,

很大力,我像是要跟魔鬼搏鬥,每一拳都很大力,

我看著他的鮮血不斷的從他的鼻孔裡流出來,

臉被我打腫,他哀哀求饒的神情,

這真是比讀書還有快感的事阿!!



然後,當我回神,

他們說老大的命差點結束了,

他被送往醫院急救,

而我…,被送去警察局…。』



然後,他看向我,眼睛透露出很無助很複雜的情緒,

『就先講到這裡吧,這話題太沉悶了…。』他說。


我們後來散步回去,一開始都不言一語,

因為他突然把他的過去的心事向我傾訴,

我還來不及反應,所以腦袋還亂轟轟的來不及消化。



可是過一會兒,我們又恢復了談笑,

談論西洋史老師的鸚鵡的品種來源…。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sagirl 的頭像
usagirl

USA Girl

usa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